<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詭世將星 > 第78章 月仙之名怎由來
    “洛兒姐姐來是有什么事嗎?”香妍并沒有正面回答陳洛兒地問題,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想它干嘛?

    “噢,妹妹這一說,我差點把正事給忘了,這是我爺爺叫我送來地。”陳洛兒經香妍這一提醒,想起來她是來替陳啟送東西地。

    陳洛兒從袖子里掏出一張寫滿了墨字地宣紙。

    “爺爺說,這是給妹妹馮泉地介紹信,早些天爺爺答應妹妹地,正好我要從陳府回阮府,就叫我給捎來了。”

    馮泉的介紹信?

    陳啟原來不是再說客套話啊。

    “有勞洛兒姐姐了,跟陳家結的緣,還要謝謝姐姐給地令牌呢。”香妍感謝道。

    這是大實話,沒有陳洛兒從中搭橋牽線,找來陳家的幫忙,恐怕那夜歷奮圍城,她會強行讓蒼龍附身,死戰吳州城。

    “不客氣,幫了你,也是幫穆羽,歷奮若是進城了,保不準會不會找穆羽的麻煩。”陳洛兒溫婉一笑道。

    香妍:“放心,我們的約定終生有效!到時就算我瀕臨絕境,重傷垂死,也會親自替阮玉解圍的。”

    “噓!”陳洛兒用手指抵著香妍的薄唇道:“不吉利的話,還是不要說了,只希望那個時候永遠不要到來呢。”

    香妍微笑點頭。

    “好了,我先回阮府了,我會叫相公找來大秦最好的大夫的,妹妹好好保重。”

    陳洛兒見諸葛賢在此地,應該正好有事在商談,所以便打算起身回家。

    “姐姐操心了。”香妍頷首道。

    “阮夫人,在下送你。”諸葛賢道。

    “這不好吧,就不勞煩諸葛先生了,阮府的家仆就在城主府外等著我。”

    諸葛賢不依不饒道:“無妨,不親自送你回阮府,主公會擔心的,況且我也有些事情需要見穆羽一面。”

    陳洛兒見諸葛賢表情認真便應允了:“那好吧,就請諸葛先生與我隨行吧。”

    陳洛兒走出了屋門,香妍才緩緩問道:“你是怕陳洛兒把我的身份告訴外人?”

    諸葛賢點頭道:“這是其一,臣確有一事需要找阮玉確認一下。”

    “行,你去吧,順便把這個也帶上,馮泉那就由你去一趟吧。”香妍應允了,還把馮泉的事也交給了諸葛賢。

    “遵命。”諸葛賢躬身一拜后便走了。

    過了好一會兒,關盡義才姍姍來遲。

    “啊,妍兒,春憶妹子,抱歉啊,今天起晚了。”關盡義瞬息之間就出現在了香妍和李春憶的面前。

    “你還知道起床啊,我還以為你被徐戰打得半身不遂了呢。”這個時候了香妍還貧嘴說著。

    “切,那死黑皮,只守不攻,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怎么分勝負?他那把寶刀將我的紋龍吞月刀都給打頓了!我都想借呂叔的細雪一用,呂叔還死活不借,氣死我了。”關盡義咬牙切齒的說著。

    “那就是盡義哥哥學藝不精啦。”李春憶也跟著吐槽道。

    關盡義聞言,反應稍微慢了一下,但還是反駁道:“屁!關家刀法我都已經學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怎么可能學藝不精。”

    學習不精?是這樣嗎?

    “最近多虧了子嬰公子開采的巖鹽和鐵礦,我們現在是不缺錢了,你可以用開采出來的礦叫城里的打鐵師傅給你打一把好刀啊,錢我出了!”香妍豪氣的說道。

    有錢任性啊。

    “我的紋龍吞月刀可是祖傳的,怎么可能輕易換掉,而且,那些鐵匠打得刀,我還看不上眼呢。”關盡義對吳州的打鐵師傅不屑一顧的說道。

    “那叫徐戰去喬家給你打一把寶刀回來?”香妍提出了一個在關盡義傷口上撒鹽的建議。

    “不行!這跟讓我去死有什么區別!”關盡義想都沒想的拒絕道。

    真按香妍說的那么做了,讓他的面子往哪擱?

    “行了,不說了,時間差不多了,走吧。”香妍看著院內的日冕說道。

    這可是她最近吩咐工匠們建在庭院里的,方便看時間。

    “好嘞。”關盡義直接將香妍打橫抱起,這種能占便宜的機會,真是爽死他了。

    ……

    “穆羽,你北方的資產回攏的怎么樣了?”

    諸葛賢已經到了阮府,他正和阮玉在密室之內商談著阮玉的生意。

    “向宇那邊的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西北和西南的的還算和平,大秦這我還不敢輕舉妄動,中原一帶,我準備全都放在陵州,江西趙靈杰對我大開商門,就他那里生意最好做,恐怕有招攬我的意思,最差的就是陳靈建那的,全都被他查封了,他已經對我出手了,估計是準備好南征了。”阮玉只撿重要的講,這幾天他可忙壞了,通宵達旦了好些日子。

    “是嗎,果然如此,那他首先進攻的就是吳津港,吳津港還在劉昌的手里,劉昌孱弱估計連一天都守不住。”諸葛賢擔憂道。他的取吳之策還沒實施完畢,又要面對即將來臨的危機。

    多災多難啊。

    阮玉:“是啊,若是陳靈建占了吳津港,吳州北境就全歸他了。”

    諸葛賢:“看來我要勸主公取吳津港了。”

    “不僅是吳津港,還有云陽城啊,如若不趁早收取吳州全境,香公子就沒有主動權了啊。”

    這是阮玉以一個商人的眼光提出的建議,正巧與諸葛賢不謀而合。

    “我也正有此意啊,無奈兵力雖多,卻不精戰,只有夫珂城和吳會港換來的一萬兵馬和陳再校尉的三千兵馬能作為戰力啊。”諸葛賢無奈道。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場戰事所需要的物資糧餉,我全部贊助,賢兄盡管在市井之內招募死士。”時間緊迫,阮玉開始賭了,既然兵力不夠,那就在找些肯為財死的死士!

    諸葛賢:“如此雖有不妥,也只能先這么辦吧。”

    馬上就要入冬了,陳靈建最快出兵也是來年開春,要趁接下來的三個多月打下整個吳州!

    兩人都沉默了一會兒,諸葛賢開口道:“就這樣吧,我先去找馮泉,過幾天,我會南下去會州找下棠苑。”

    阮玉:“找上官幫忙?論精明,他比我差不了多少,你找他幫你的話,代價會有點大哦。”

    諸葛賢:“怎么會,只是多年沒見,老同學敘敘舊罷了,關鍵還是去找公良舒幫忙。”

    “公良師兄啊……”

    ……

    “周老頭,你要是摸到不該摸的地方,你懂我的意思吧。”關盡義惡狠狠的說道。

    他在把周治帶到客棧之后,知道這個周老頭每次給妍兒換藥的時候,都可以撫摸妍兒一絲不掛的柔軟的腰身!他就羨慕的要死!甚至恨的牙癢癢!

    “老夫明白,關校尉的妻子千金一體,老夫這種市井小民就算摸一下都是罪孽深重啊。”周治應道。

    這么多次了,他也是明白了,關校尉這個人啊,得投其所好才行。

    念在他守護吳州城的份上就賣他些面子。

    要不然,誰敢跟他周治慪氣!

    他可是整個吳州最負盛名的大夫!

    要知道,他們大夫才是大爺!

    “算你識相,千萬記住了哦。”關盡義一步三回頭的走出了屋門。

    香妍也是無語了,這個周治還真把她當成關盡義的妻子了啊。

    “香小姐請吧。”周治背過身道。

    非禮勿視。

    香妍解開衣衫,露出了迷人的身段,但是,最近有錢了!她就讓制衣坊按她畫的圖給自己設計內衣!

    沒錯,就是Bra!和Briefs!

    而且布料都是頂級的那種!簡直比她在現代的時候穿的那些大牌子還舒服!

    香妍準備好了說道:“好了,周大夫。”

    周治回過頭,看到香妍還穿著內衣,所以顯得有些詫異,不過不妨礙關換藥的位置,但是,怎么這樣看起來還更想令人犯罪呢?

    “嗯哼,香小姐,那我開始換了。”周治咳了一聲,鎮心神,去雜念,他現在可是大夫,不要想那些有的沒的。

    換藥開始了,痛還是有的,畢竟香妍腰上的沒斷,但撕裂的很厲害,在換藥的過程中香妍想起了周治曾說過她是月仙?

    所以

    香妍就打趣的問了起來,希望能轉移注意力,減少點疼痛。

    “周大夫,您上次還沒跟我講講月仙的事呢。”

    “啊?噢,香小姐現在想聽嗎?”周治先是一愣,隨后想起來第一次見香小姐的時候,曾經喊過她月仙姑娘。

    “我很好奇。”香妍當然想聽,到底是誰給自己起的這綽號。

    “嗯,這是白鷺樓里那個著名的評書家章丘陵傳開的,香小姐在中秋節那夜不是出現在吳州城的市井之中嗎?那夜就香小姐出現的街道被圍得水泄不通,還引發了慌亂呢。”

    “中秋節啊。”香妍想了想,是有這么一回事,有那么一大堆人圍著她,問這問那的。

    “當時,老夫也在那里,曾有幸目睹了香小姐的尊容,香小姐天仙之姿想必讓在場之人都印象深刻吧,不過,香小姐自那晚出現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于是,章丘陵便以這件事告訴聽眾們,那天的那個美麗女子,其實是月亮上下凡的仙子,是來人間玩的,我們把她嚇跑了,香小姐月仙之名即是這么來的。”周治笑道。

    “還來還有這么一回事啊。”香妍嘟囔道。

    要是那個章丘陵知道她的身份,還不得鬧得人盡皆知啊!

    以后得避免那些大嘴巴!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