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混元道紀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永鎮四極
    五行大千世界——乃是當初太古五帝各自開辟成的大千世界。五方大千世界各自鎮壓著宇宙五行五極,本身的作用自不待言。

    當初太一斬天一戰,波及了整個宇宙都,五行世界自然也逃不開去。

    不過,五方世界作為鎮壓宇宙五極的存在,本身亦是堅固非常。雖在大戰中崩碎了一部分,但其主體尚還完好。經過數千萬幾近上億年的休養生息,五方世界也早已恢復了過來。

    句芒等人進來以后,便看到各自的世界中,充斥著五行屬性的極端元炁,:木行世界中,充斥著先天甲乙木氣;水行世界中,充斥著先天壬癸水氣;金行世界中,充斥著先天庚辛金氣,火星世界中,充斥著先天丙丁火氣。無數元氣如潮水般涌動不休……

    甫一進入各方世界,四人就感覺到,整個世界的元氣開始沸騰起來,無以計數的元氣流轉速度開始加快,好似在歡呼他們地到來。

    句芒看著涌動如潮水般的元氣,心神驀然一動,他能感覺到,這方世界青木世界中,有一種事物正冥冥中與他遙相感應。感覺到這種東西的存在時,句芒心里恍然明白了:“這就是上代青帝,留在青木世界中的本源嗎?”

    其他各處也是一樣的情況,句芒知道,自己在青帝宮繼承到的青帝本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眼下這青木世界中的青帝本源,才是真正的大頭。句芒細心感應青帝本源,心神順著冥冥中的感應,牽引著彼方的本源降落下來。

    這一切舉動毫無阻礙,很快就有源源不斷的有五帝精氣,自冥冥中降落下來,融入了他們各自的體內。不需要消化,不需要轉化,身為五帝的后繼之人,他們輕而易舉就把這些五帝精氣化為己用。頓時間,句芒四人各自的神力開始暴漲起來。

    若是按照神道的修為標準劃分,句芒四人如今正處于太一真神的頂端,但是他們距離證道大羅,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神道修行,是看各自對法則的領悟,以及自身所掌握的神職屬性劃分等等。比如說,同為木神,掌握一地森林的木神,能和掌握整個宇宙一切植物的木神相比嗎?

    神道修行,神靈的修為不是看神力高低,畢竟神力積累和境界提升沒有多大關聯,仙道修行也是如此。比如說,一個百萬年神力的天神,和一個一萬年神力的不朽古神,兩廂純以力量相比的話,肯定是百萬年神力的天神要勝出。但是境界高了,神力積累速度肯定也會變快。而且境界高了,也有許多玄妙手段,比低境界的人要高超。

    所以要衡量一個神靈的實力,并不僅僅是拼修為,拼境界,拼手段,拼法寶等等,這些都只是單一的考量,真正要比的話,必須要將這些綜合考量,才能確定一個神靈的實力。

    句芒幾人是五帝精氣化生,不論是出身,手段,境界等等,在如今的諸神中,都是屬于一等一的。帝峯也不過比他們要高出半籌,更別說加泰土之流,完全不能和句芒他們相比。

    后土未曾證道大羅之前,她的力量哪怕被各方面所牽扯,仍舊要比句芒幾人厲害許多,哪怕句芒他們繼承了五帝本源,也沒有同后土拉近多少距離,由此可見,他們各自間的差距已經非常巨大。

    哪怕他們如今再度繼承到了剩余部分的五帝本源,只要他們一日不證道大羅,就一日不能拉近與后土的差距。

    感受到體內暴漲的功力,句芒四人同時生出一股感覺:“難道今天要證道大羅了么?”可惜,這只是他們的錯覺而已,大羅道果絕對不是那么好證的!

    他們體內的本源神力是在增長沒錯,可惜他們并未得到五帝的完整記憶。沒有任何關于大羅級別的參悟記憶,他們只是空有著五帝的力量,沒有五帝的完整記憶的后繼者而已。

    不過,就算是沒能證道大羅,他們的修為也確實增長了沒錯。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們省去數億年的苦修。

    時空深處的元古界中,兩個人正關注著事件發展。看到句芒幾人,順利地繼承了五帝本源,當中渾身清光繚繞的身影,忽然開口說道:“句芒他們已經順利的繼承了五帝本源,這樣也就不枉費我當初為了將散落的五帝本源收集起來,所花費的心力了!”

    另外與他相對而坐,身裹混沌神光的人影,對對面的話語不予置評,靜靜地觀看著事態發展。

    隨著句芒等人吸收起封藏于五行世界中的五帝本源,原本固定于時空深處,宇宙四極處的四個大千世界,開始緩慢地移動起來。

    就像是一艘固定于某處的船舶,被起出了用以固定船舶的船錨,使得船舶無法錨定,開始隨著海流運動而移動起來一樣。

    四個大千世界少了五帝本源作為錨定,再也無法錨定于宇宙四極之處,開始隨著虛空流轉,移動了自身的位置。

    鴻鈞和燭九陰兩人,剛踏上天界,便看到了這一幕:四方世界從虛空之中擠了出來,從茫茫虛空宇宙深處,來到了現實世界,降臨到大水中。

    隨著四方世界落入大水,整個大水從四極處,掀起洶涌波濤,連帶著整個世界都在微微震動。四方世界在大水四極處安家落戶,化為了四個毫不遜色于盤古大陸的陸地。四塊陸地位于天地極邊之地,各自與大水相連,卻又獨立于大水之外。

    可以說,這四個世界化為四個大陸,鎮壓了大水的四極極邊之地,生生地從大水中分割了一部分出去,成為了既屬于大水,又另成一片世界的地方。

    鴻鈞看得分明,知道這是凌云手段,靜靜思忖一陣,揣摩明白了其中的深意后,便也不再去探尋,轉身前往天界玉座所在。

    鴻鈞與燭九陰兩人在玉座前碰面后,燭九陰看著眼前的鴻鈞,心下略微感到疑惑。但他并沒有開口詢問鴻鈞的身份,兩人前后腳走入了太一神宮。

    玉座上,后土正自觀看著四個世界的這番變動,猛一抬眼,就看到兩個人走了進來。燭九陰是熟人,她自然是認得,只有鴻鈞不曾面見,故此便是滿臉的陌生。

    看到兩人,后土沒有繼續坐在與坐上,她從玉座上起身走了下來。燭九陰來到近前時,便先行叩拜恭賀道:“恭喜后土娘娘得證大羅之位!”

    “貧道鴻鈞,恭賀后土道友證得大羅之位!”自稱‘鴻鈞’的鴻鈞,對后土拱了拱手,從袖中取出一件靈寶,作為賀禮交給了后土。

    后土接過鴻鈞遞來的賀禮,隨手收起后,便看著鴻鈞問道:“這位是……”

    “貧道昔年曾用過‘一氣’的名號!”面對后土的疑惑,鴻鈞淡笑著輕輕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太古元氣神!”聽到鴻鈞解釋,后土恍然大悟。不是她認不出來,得了太一的全部記憶,元氣神她再熟悉不過了,可是如今的鴻鈞,卻和當初的一氣相差太大了。

    作為太古元氣神,一氣是個面容年輕的青年,但是如今的鴻鈞,卻是一幅鶴發童顏的模樣。雖然仍舊面白無須,但是鴻鈞的樣貌和當初早已不同

    再加上鴻鈞的氣息與神魂波動都已改變,若不是他自己承認,旁的人絕對不會知道,鴻鈞就是過去的太古元氣神。

    一旁的燭九陰,聽到鴻鈞的自我介紹,頓時瞪大了眼睛。作為自燭龍遺骸中重生的神靈,理所當然繼承了燭龍的一切。雖已物是人非,但是論到對上一紀元的了解,恐怕除了后土和幾個還活著的老家伙之外,就屬他為最了。

    燭九陰驚疑不定地打量著鴻鈞,連他都沒能看出鴻鈞就是一氣,足以證明這位‘鴻鈞’已然從內到外,徹底改變了自身。但是燭九陰對此還是略有些存疑。

    鴻鈞看著燭九陰的神色,淡淡一笑說道:“貧道的確是天皇時代的一氣,不過在天皇一戰之后,徹底涅槃重生,將過去的一切全都斬掉,故此才會有這般改變!”

    聽著鴻鈞解釋,燭九陰神色恍然:“的確,他這種情形與自己非常相似,只不過自己是借尸而生,而鴻鈞則是以生者之身涅槃蛻變,斬去過往,以此重生而已!”

    明白了事情究竟,燭九陰不再糾結此事。

    后土在一旁,也聽到了鴻鈞的解釋,她雖然繼承了太一的全部記憶,但她對太古諸神并沒有多少實感。

    大概是從證道大羅開始,后土的心態便逐漸轉變,不論是大羅真神,亦或是地面的螻蟻,在她眼中一律以平等態度視之。一氣也好,鴻鈞也罷,在她眼中都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而已,對于鴻鈞的過去與現在有什么差別,后土都是一律都會以平等的姿態去接受。

    這大概就是宇宙道果所造成的結果!成就宇宙道果蘇文后土,她的視角也達到與天道相同的地步,只不過后土少了天道意志的冷漠,多了一份人味兒。而這份人味兒,讓后土具備了如同大地載物一般廣博,對眾生等無差別的慈悲之心!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