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懶唐 > 大唐帝國 第四百八十章
    長孫無忌不會給孔家絲毫面子,事實上即便是孔穎達時代的孔家,長孫無忌也不會給面子。惹上誰不好,非得惹云家那只母老虎。別人手里拿的是橫刀,那母老虎手里攥得可是軟刀子。橫刀殺起人來干凈利索,軟刀子殺人更加的犀利。不過念在當年孔穎達對自己還算尊重,孔志亮犯下的也不是死罪。長孫無忌給孔志亮安排了一個新的工作,光榮參軍!

    具體的參軍地點頗有人文主義情懷,崖州!讓他們父子爺孫團聚,這輩子想念書還是孔家人自己教好了。至此,孔家唯一的留京指標算是作廢。孔圣人的子孫,從此在崖州多了一個分支。

    就在長孫無忌宣布孔志亮光榮入伍的時候,云浩正在氣急敗壞。

    五年的時間,張仲堅已經在交趾,林邑,崖州,瓊州,甚至廣州密布眼線。大唐號行駛在廣州外海的時候,其實已經被海盜們發現。只不過海盜們沒有飛艇,信息傳遞遠沒有唐軍那樣通暢。而且南海又正正值臺風過境,所有船只下海就是找死。當然,大唐號這樣的船除外。

    張仲堅得到訊息的時候,已經是二十多天以前。

    云浩現在恨死了這二十多天,這段時間正是云浩盤橫在崖州,等候大唐號修繕的時間。既然自己的行蹤被張仲堅知道,這家伙很可能已經跑路。甚至,云浩懷疑這家伙已經帶著大批的戰船穿越了馬六甲海峽。茫茫的印度洋,天知道張仲堅會帶著部下跑到哪里去。真要是跟著這混蛋走,云浩覺得自己成為麥哲倫的可能性比較大。

    眼前這幾個海盜,就是張仲堅派出來收集糧食的。看樣子,也是張仲堅手下的雜魚,這時候嫡系根本不會出來作死。

    “你們走的時候,張仲堅在哪里?”云浩冷聲問道。舌人立刻將云浩的話翻譯給兩名海盜聽!

    海盜們對視了一眼,李文仲一揮手就有人拿來了羊皮海圖。兩名海盜看了看海圖,然后茫然的搖了搖頭,說了一大串兒聽不懂的話。不用舌人翻譯云浩和李文仲也知道,這倆貨根本看不懂海圖。

    揮了揮手,侍衛們就將兩名海盜拉了出去。

    “張仲堅現在可能已經跑了!”云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茫茫大海今后想要抓住還真難了。

    “大帥,那怎么辦?不若……!”李文仲看了一眼岸邊,他目光的位置就是交趾。意思很明顯,既然抓不到張仲堅這條大魚,干脆就給交趾來一下。又或者順便連林邑也干掉,這兩個國家建國數百年。相信府庫里面的積累一定很多,搶上一票絕對筆橫財。

    云浩不得不承認,基于賊不走空的原則,李文仲的提議很有吸引力。可他還是更想干掉張仲堅,這個人就像是一顆毒瘤,不早些鏟除掉會嚴重傷害大唐帝國的海上貿易。話說孔穎達的提議已經讓云浩很動心,海南島是個好地方。好好收拾一下,必然能讓長安那些土鱉們大吃一驚。

    “咱們順著海岸線南下,一直到海峽哪里。只要能夠封鎖住海峽,就算是為我大唐上了一把鎖。今后大唐的國門,就立于海峽之上。”云浩在自己印象中的海圖中,點中了馬六甲海峽的地方。只要大唐的水師能夠在這里插上一根釘子,任憑張仲堅再厲害也進不來。

    如果張仲堅還留在南海,那更加的好。云浩就相當于將他困在了南海,要知道這年月走外海是很危險的。激流險灘,還有神出鬼沒的礁石,暗流。想要沿著外海去印度,不但路途遠了許多,還要承受不必要的風險。

    “既然大帥這樣說,那咱們就去海峽。只要將海峽封鎖住,就不怕人進來。”李文仲不知道云浩手里這一張海圖是哪里來的,不過對于云浩的盲目崇拜已經刻到了骨子里。大帥說有這樣的地方,就一定有這樣的地方。

    狹窄的水道,硬是將大海隔開。李文仲也想去看看,這樣的地方到底是個什么樣。

    回頭看了一眼交趾國王的的王城,云浩笑了一下。只要封鎖住了海峽,這里遲早還是他們的。只要讓李二看到大海的富庶,以及大海能夠帶來的利益。李二會立刻像聞見血腥味兒的鯊魚一樣游過來,不對……李二是龍。那就是像聞見血腥味兒的龍一樣游過來。

    不知道龍和鯊魚有木有一樣的感覺器官,反正對于金錢李二非常敏感。如果說這個國家是一臺龐大的機器,那么金錢就是這臺機器上的油。不但可以作為動力的源泉,更加能夠潤滑各個零部件的摩擦。為了帝國的安穩,李二需要金錢,更多的金錢。這些錢全都在自己百姓身上出,那肯定要出問題。如果這時候有一座金礦被李二挖一下,相信李二會非常樂意。

    沒有過多停留,迅速收攏在岸上的人員。甚至連沒來得及裝載的糧食都不要了,云浩就帶著自己的艦隊直撲馬六甲海峽。

    因為要趕路,一路上所有的船都開動了機械。雖然煤炭的消耗量很大,但云浩帶的煤炭足夠燃燒三個月之久。如果算上兩艘運煤船,行駛半年問題不大。

    由于對海域的不熟悉,云浩根本不敢走的太快。海面上有時候看著平靜,其實下面暗藏著旋渦暗流,甚至是出其不意的暗礁。大海還遠沒有到被人類征服的地步,至少在這個年代沒有。

    因為害怕迷航,船隊總是和海岸線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太遠的話看不見地平線,云浩很怕迷路。事實上,指北針這東西在海上也不是時時都好用。還是沿著海岸線走更加安全!

    當然,云浩也不敢靠海岸線過于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距離海岸線過近天知道什么地方有暗礁等著你。大唐號吃水那么深,有些對商船沒影響的暗礁。對于大唐號,無異于張開大嘴的惡魔。

    臺風季已經過去,南海海面還算平靜。當然,云浩也沒有遇到海盜。

    大唐楚國公帶著兩艘巨大的戰艦出現在南海,這消息已經像是長了翅膀。海盜們要么將船開進某一個隱蔽的海灣,人全都跑到岸上避風頭。要么就跟著張仲堅跑路,沒辦法就業環境太差,只好進行大遷徙。

    云浩的郁悶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因為他的凈海效果比臺風還要好。不但水上的海盜不見了,甚至就連陸上的海盜都銷聲匿跡。整個東南海的治安環境空前好轉,好到那些土人們都有些難以適應的地步。

    近一個月的航行,大唐號終于到達了馬六甲海峽。出乎云浩的意料之外,這里居然已經有了還算繁華的市鎮。雖然這市鎮大概只有幾千人的樣子,卻有一位國王。而這位國王似乎不是那么上路,居然要云浩的艦隊付錢,才能夠得到淡水和食物的補給。

    云浩有些迷茫,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夜郎國君?

    事實上,自己不找他要錢就不錯了。居然還有人管自己要錢,這么大的船停在家門口,這是白內障晚期還是真瞎。

    云浩還在迷茫的時候,李文仲已經獰笑著砍掉了使者的頭顱。接著一腳就將使者的尸體踹進了大海,尸體幾乎剛剛掉進海里。就有鯊魚游過來,海面上好像水開了一樣的翻騰。兩國交兵不斬來使。幾千人的地方也叫國?就算叫國,屁大點兒的國家也值得尊重?沒見程處默已經暴跳如雷,招呼這陸戰隊準備開動,去城里面將那個狗屁國王抓來。

    國王很明顯還沒搞清楚狀況,當陸戰隊“嗷”“嗷”沖上來的時候。他還指揮著他的兩百多名士兵發動反擊!

    土人們的彪悍讓程處默震驚了,兩支軍隊好像疾馳的兩輛戰車一樣撞在一起。當然,是悍馬車奇瑞qq相撞。一片慘叫聲和兵刃撞擊聲此起彼伏的響起,鮮紅的血液在陽光下飚飛。在鋒利的精鋼橫刀下,土人們手里的青銅兵器好像豆腐一樣被削斷。身上的木片鎧甲,好像是紙片片兒一樣被切開。

    至于身體……!除了橫刀切過骨頭的“咔嚓”聲之外,沒什么好說的。

    一次沖鋒,兩百名國王賴以統治的王國精銳就全部變成地上躺著的尸體。鮮血順著臺階流淌,蜿蜒如小蛇。

    國王臉上的驚駭只是剛剛浮現,脖子上就挨了一下重擊。本來這一下是要用橫刀,可程處默用了刀鞘。這個人要抓去給國公爺看看,就是這頭肥豬想要向大軍要錢。至于看完了是煉油還是釣鯊魚取樂,全看國公爺的心情。

    小艇將昏迷的國王送上了大船,一桶海水澆在他的臉上,這貨立刻就醒了。然后就像是鬼上身一樣不停的嘟囔,渾身的肥肉都在不停的顫抖。胯下濕乎乎的一片,也不知道到底是海水還是啥。

    云浩捂著鼻子看著這么個貨,顯然這貨不像是瘋子。不過他的舉動,的確像是瘋子。

    “國公爺!他說他知道錯了,他再也不敢殺唐人了。求您放過他一碼,他可以將他的所有財富獻給您。”

    云浩覺得自己的眼皮一跳,這年月大唐的海商人數并不少。隋末戰亂,避居海外的人也不在少數。好多人都乘船來到了東南亞,這里氣候雖然炎熱。可卻是土地肥沃,地廣人稀。絕對是逃難的好地方!

    可他們卻沒有料到,這里有一樣致命的東西。那就是貪婪,懶惰,而且人多勢眾的土人。

    “問問他,他殺了多少唐人。”云浩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唐人遷徙大多數是以家族為單位,因為航海條件所限,即便是大規模的也不過就是男丁十幾人,剩下的都是老弱和女眷。能夠組成船隊的,也不過就是幾十男丁而已。

    即便是這種只擁有兩三百人的小國王,也可以輕易毀掉一個漢人家庭。

    胖子支支吾吾的說話,舌人無奈的告訴云浩。這胖子說的話他也聽不懂!

    這沒關系,云浩覺得自己也能找到答案。帶著人乘坐小艇來到岸上,吩咐一聲程處默的陸戰隊立刻將土人的鎮子圍了起來。

    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唐人的東西,從衣衫鞋襪到小孩子的玩具應有盡有。甚至云浩還在祭祀那里,看到了數十個不大的骷髏頭。眉弓內斂,臉頰寬闊,一看就是黃種人特征。

    一件大唐女子的袍子上面,還沾染著血跡。位置很靠近下體!

    抓來幾個人,詢問他們將殺死的唐人埋在哪里。所有人都將手指向了大海!

    云浩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一船又一船的漢人經過這里。長途的航行,迫使他們在這里補給水和食物。然后,這些人就被那個肥豬國王帶著他的軍隊抓獲。搶劫了他們的財物,侮辱了他們的妻女之后。將他們扔進海里,難怪那使者的尸體剛剛落水,就有鯊魚游過來。

    敢情他娘的都是用漢人的身體喂出來的!

    不遠處陸戰隊的士卒開始呱噪起來,云浩順著聲音走過去。看到一座馬廄一樣的地方,十幾個女人好像狗一樣的被栓在地上。她們渾身赤裸披頭散發,赤裸的皮膚上面臟的要命。超過半數的人身上有傷痕,好多已經感染流出濃水,散發出陣陣的惡臭。

    甚至云浩還看見,有驅蟲不斷的在她們胸前的***上蠕動。那些驅蟲都輸紅色的,好像是一條條肉蟲子。

    一個女人看到云浩,發瘋似的渾身顫抖。“阿巴”“阿巴”的說著話,可卻說不出來一句話。張著的嘴里空洞洞的,已經沒了舌頭。

    云浩的心好像被大錘猛然轟擊了一下,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雖然沒有聽見那女人說什么,可那女人的口型分明就是,“救命!”

    “殺!不要留下一只雞,一條狗!”云浩下達了命令之后扭頭就走,程處默的陸戰隊已經紅著眼睛抽出了橫刀。兇狠如豺狼一樣,撲向了這座城鎮內的人。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