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譎屋的秘密 >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九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七幕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九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七幕

    “對此我做過很多假設,有可能你已經上了年紀,在外面又沒有居住的房屋,所以才不想離開這里。或者說你對房子已經有了很深厚的感情,舍不得離開這里,畢竟你在這里住了那么多年。”

    “本來,這件事的答案我是沒有辦法確定的,但是你非要自掘墳墓,來跟我們講你和管家之間的愛情故事,你把你們的愛情描繪的浪漫而又凄美,故意做出一副悲傷的樣子,可你的眼睛里毫無光彩。”

    “你知道嗎?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如果你真的悲傷,真的思念,愛就會從眼神中流露出來,就像雪女的眼淚一樣。”

    “雪女的眼淚?”文曼曼喃喃的重復了一遍,隨即看向柳航,指著他說:“小遙,我看到過雪女的眼淚,和他一樣。”

    文曼曼的這句話讓大部分人不解,就連柳航的親爺爺柳橋蒲都一臉疑惑,看向自己的孫子,但惲夜遙卻笑了。

    他說:“曼曼,你真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前天小航離開一樓之后,你大概偷偷跟在老師身后了吧?”

    “是的,抱歉,柳爺爺,我當時只是想要看看塔樓里的情況,完全是出于好奇心。”文曼曼朝柳橋蒲道歉,后者沒有訓斥她,只是點了點頭。

    文曼曼說:“當時我看到的小航,沒有任何動作,臉也被凍僵了,但是他眼睛里透露出來的悲傷讓我難過,我想他是真的以為刑警會把罪名安在西西頭上,所以不顧一切想要向柳爺爺說明自己對西西的愛,希望柳爺爺可以因此緩和對西西的態度。”

    “還有呢?”惲夜遙問。

    “嗯,是含在眼眶中的淚水,小航睫毛上的淚水始終沒有被凍起來,但是他的眼眶下面卻結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這說明當時他眼中的淚水在不斷涌出來,而他自己卻想要強行忍住。所以眼淚在眼眶下結了冰,而睫毛卻不斷被新的淚水沾濕,就像天上落下的雪,慢慢結成冰的樣子。”

    “是的,所以我把它稱為雪女的眼淚,管家先生的眼眶底下也結了一層冰,我相信讓他傷痛的也是愛情,但絕不是和廚娘婆婆你的愛情,因為你在敘述的時候,瞳孔中根本沒有一絲悲傷。”

    惲夜遙說話的時候有些微微的咳嗽,因為背部很痛,所以他一直彎著腰,謝云蒙在他耳邊輕聲說:“小遙,你先把三重血屋的真相說給大家聽,廚娘的事,可以等一下告訴我或者老師,由我們來替你說。”

    “不,小蒙,三重血屋的真相與廚娘息息相關,我必須先解釋清楚才行,你放心,我撐得住的。這件事從一開始我們就被套入了彀中,三重血屋與詭譎屋中的兇手根本就沒有關系。”

    “你說什么?”謝云蒙聽到惲夜遙的最后一句話,一臉震驚,他從來沒有想過,三重血屋居然不是兇手制造的。

    ——

    惲夜遙重復了一遍:“三重血屋與詭譎屋中的兇手根本就沒有關系,他只是某個人想要抹殺真相的臨時行動而已,原因自然是我們來到了詭譎屋,打亂了他們的生活軌跡。”

    “那么說這件事是廚娘婆婆制造的?”謝云蒙脫口而出,他立刻把矛頭指向了廚娘婆婆,這讓老夫人的憤怒更甚,人也開始顫抖起來。

    惲夜遙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說:“不是婆婆,是文玉雅女士、管家先生和怖怖。同時他們的行動也被兇手給利用了,借此殺掉了第一個被害者,西西家的保姆。”

    “可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呢?”柳橋蒲問道,老爺子已經被惲夜遙的推理吸引了,注意力異常集中。

    惲夜遙說:“這要從我們發現女主人失蹤開始說起,以目前得到的線索來看,詭譎屋中的女主人應該根本就不存在,但當時我們肯定不會這么想,在管家先生的引導之下,我、小蒙和老師開始到處去尋找女主人和女仆,但收效甚微。”

    “我之所以用到引導這個詞語,是因為管家肯定知道女主人不存在這件事,失蹤事件是他一手導演的,只為了讓我們分散注意力,忽略掉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在這里,我有兩點理由,證明管家先生同怖怖一樣,知道女主人根本不存在這個事實。第一,王姐你曾經說過,一般女主人有什么需要,都是由怖怖傳達給你們的,偶爾怖怖不在,管家就會直接和女主人溝通,對嗎?”

    “是的。”王姐回答說。

    “那么,如果女主人不存在這個事實成立,管家先生就必然知道這件事,要不然的話,怖怖應該會隨時隨地都在,根本不讓他有機會接近女主人,也不會讓你們知道,管家可以直接和女主人溝通。”

    “第二,在得知女主人失蹤的時候,管家先生直接沖進了她的房間里,不帶任何猶豫,并且他對房間里的狀況非常熟悉,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確定里面沒有任何人。”

    柳橋蒲問:“小遙,那么小一間房間,里面有沒有人,應該可以一眼看到底吧?”

    “那是因為老師你并沒有直接進入過那間房間,當時我跟在管家先生后面進去了,女主人常年居住在房間里不出來,她所有的生活設施都在那間小房間里,所以除了睡覺的地方之外,里面還有一小間淋浴間,被門簾擋著,在淋浴間的側邊,還隔開了一個小置物間,根本沒有辦法一眼看到底。”

    “哦,那也就是說,管家先生的行為,可以證明他從一開始就確定女主人根本就不在房間了。”柳橋蒲點頭表示認同。

    “是的,老師,那個時候我并沒有想到這一層,這是一心一意的想要找到女主人,也是因為我的遲鈍,才讓兇手有了可乘之機。”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