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最強戰魂 > 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 不是對手
    當上官風看到一大群如同動物園開閘一般奔涌而來的獸化兵時,他差點沒笑出聲來,看來**們是徹底急了,不過他們也傻,怎么就沒想過要繞一繞呢,從別的路進華盛頓嘛,非得和自己在這硬磕?

    **到是也想這么做啊,但是假元首在軍隊出發前下了嚴令讓他們只能進攻這一個方向,現在沒有接到更改的命令,又怎么都聯系不上假元首,所以這些**指揮官們就算明知道上官風的厲害也得往上沖,況且無腦兵已經大量進入了,他們現在就算撤也撤不回來了。

    張牙舞爪的獸化兵還離得挺遠呢,就被上官風用刀芒給打了個潰不成軍,根本就貼不上去嘛,連個邊都沾不上。

    獸化兵和二級戰士大量傷亡,讓在后邊觀察的幾個一級戰士全都手足無措,更不知道該怎么辦好,就在此時,他們收到了一封元首發來的加密電文,讓他們全現停止進攻,保持住防御狀態撤到100公里之外待命。

    幾個一級戰士長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是能免于一死了,雖然是暫時的,只是有一個問題讓他們倍感疑惑,元首閣下不是正在美洲嘛,還是他們這只部隊的前鋒,怎么現在又回到漢堡總部去了?怎么會有這么快的速度啊?

    不管了,反正這封電報真的是漢堡總部發來的,那就按著命令的要求撤退,上官風此時正殺得性起呢,但很快他就發現,對方的軍隊正在整體轉向撤向后方,不論是獸化兵還是無腦人,見此情景他也停手了,對方是在玩什么花樣嗎?

    不管這個花樣是啥,他也不敢抬腿去追,因為一旦把對方的隊伍打散,那些二級戰士和獸化兵就有可能化整為零的突襲華盛頓了,到那時自己可怎么一個一個的去抓呀?

    **的軍隊很快就撤得看不見了蹤影,而那跟在他身后的一個師美軍根本就沒參戰,一直都是躲在他身后看熱鬧來著,這回見**撤退,偵察的任務總不能再讓上官風去了吧,就組織了人力小心的跟著**去了,上官風怕對手來個回馬槍,就在前線叼著比迪煙等著,哪知道突然有人來向他通報,他帶來的那五個**獸化兵正在首都大開殺戒。

    這可把上官風嚇了一跳,五個獸化兵如果攻擊得法,會是一股很難消滅的力量呢,絕對能在城市里造成大破壞,自己還是心軟了呀,看那5個獸化兵乖巧就沒起殺心,自己也不好好想想,他們都接受**調制了,能是那么容易就投降的嗎?自己還是心軟啊。

    上官風現在又有點疑惑,怎么這5個獸化兵鬧起來,阿九沒有出來管管啊?她雖然身上帶著傷,但卻不算太重,要對付這5個獸化兵還是綽綽有余的,難道是這五個獸化兵突襲阿九,阿九出事了?

    不會,肯定不會,阿九的性情極其小心,她是不可能不對這5個獸化兵多加小心的,只要她加了小心,這五個獸化兵就絕對沒有可趁之機。

    盡管怎么想阿九都不會有問題,但上官風還是緊張的立刻飛向白宮,可還沒等他在白宮落地呢,就見五個獸化兵在屋頂上飛縱跳躍的有如靈猿,而且他們還全都變身了,不斷抓起磚瓦砸向下邊的美國士兵,其中一個公牛狀獸化兵的背上背的正是阿九。

    看到這里上官風愣了一下,什么情況啊?怎么阿九還和他們在一起呢?不過看阿九現在的狀態可好像不太對呀,好像是比自己離開時傷得更重了。

    上官風不敢待慢,一個急落攔到幾個獸化兵身前,五個獸化兵中,當先開路的是一頭豹子,豹頭一看到上官風落到他們面前,忙停下步子向上官風一躬身,牛頭背著阿九跑過來道:“大人,他們好像給阿九姑娘下藥了。”

    上官風吃了一驚,他趕忙過去翻了翻阿九的眼皮,這一下可把他嚇了一跳,因為阿九的眼睛里竟然全是一片血紅,紅得連瞳仁都變成了血色,都分不出眼白了。

    上官風面色陰沉的道:“怎么搞的?”

    就在他這快要壓不住火兒時,下邊竟然噗的一聲飛上來一顆RPG來,上官風怒罵,反手抓住RPG甩了回去怒喝:“怎么搞的?”

    牛頭道:“我們也不清楚,看到阿九姑娘的狀態不好,我們又不敢找他們的醫生,因為就是在他們的醫生離開后,阿九姑娘變成這個樣的,我們跑,他們就打我們。”

    上官風冷眼看了看下面的美國兵,他現在還沒發火,對這個牛頭說的話也是將信將疑,不能光聽他說的,要兩邊都對一下才行,不過阿九現在的狀態可真不好啊,自己不敢耽誤下去了,只有找美國人的醫生,想到這里,上官風抱著阿九落到地上,對追來的那些美國兵道:“你們的醫生呢?不是要過來給她看病嗎?”

    一個美國兵面帶恐懼的回頭看了看道:“請閣下稍等,我們這就去找醫生。”

    他們的軍醫現在正緊跟在后,就是上了點年紀又拿著藥箱所以跑的比較慢,等他跑過來時,上官風已經變身成了最兇悍的守護者模樣,醫生嚇得兩腿一軟,要不是他身后有別的士兵撐著,這一下就坐地上了。

    上官風盯著他冷森森的道:“給她看看,如果她有意外,你們的國家就是我的敵人了。”

    軍醫兩條腿又是一軟,這個責任實在生太大了,而他又能看出上官風絕對沒有騙他,所以當即就嚇癱了,連阿九的身邊都不敢湊近,牛頭怒喝道:“過來呀,剛才不久是你給她打的針嗎?”

    醫生恐懼的看著上官風道:“我給她打的是營養藥啊,還有消炎藥,那個……空藥瓶我還留著呢,您可以去查成份。”

    上官風哪有時間去查這東西,他指著阿九道:“她是怎么了?過來,給我過來。”

    軍醫渾身一個勁的哆嗦著道:“她的癥狀像是過敏了,我給她注射的藥……不……不該有過敏反應啊,一定是哪里……哪里錯了。”

    上官風怒喝道:“先過來把她治好,不然你就不用找是什么地方錯了。”

    軍醫趕忙用軟綿綿的步子走向阿九,他先是翻了翻眼皮,又摸了摸阿九的頸動邁,裝模做樣的想了想后突然跪在上官風面前哭著道:“監督者閣下,我看不出來,真的看不出來她的過敏源是什么,請您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上官風真的有點慌了,這個軍醫看來沒說假話,如果他沒撒謊,阿九可要怎么辦啊?過敏這種事上官風聽說過,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要了一個人的性命,上官風曾經在醫院外邊見到過一個過敏患者,在往醫院大門里進的時候,那個患者就斷氣了。

    那個情景到現在都讓上官風后怕,如果阿九也落到了這個地步,那可要怎么辦才好啊?唯一的辦法就是馬上聯絡到安妮她們了,女武神號上有那口專門醫療用的石棺在,是肯定能治好阿九的。

    可是安妮現在又在哪里呢?在自己出發前,國家是讓他到這里與安妮她們匯合的,可是自己到了后卻沒看到安妮,更沒看到龐大的女武神號,難道她們碰到什么事情了?

    想到這里的上官風突然拔地而起,飛上近千米的高空后揚手連打出兩道紫色刀芒,并且又向天發出怒吼。

    他所發出的刀芒和怒吼聲瞬間就被安妮她們給發覺了,她們當即就向上官風的方向急飛過去,上官風的聲音和刀芒讓眾女都很吃驚,因為她們都覺得這好像是求救的信號。

    橫跨半個美國之后,安妮她們就遠遠的看到上官風正抱著一個人在半空中不斷狂吼,安妮一看就知道那是阿九,阿九是被她安排著去掃蕩**指揮中心的,但是任務完成后她卻不見蹤影了,安妮本來就極度擔心阿九出事,現在這一看,頓時知道自己的擔心一點都沒錯。

    再顧不得談什么別的,眾女被阿九的模樣嚇了一跳,一看上官風抱著阿九入艦,二丫和瑪麗立刻就將阿九接下,回身就向醫療室趕去,上官風變完身后身軀太過巨大,想鉆進通往醫療室的通道還真不好辦,而他又一時半會的變不回原來的模樣。

    安妮知道上官風放心不下阿九,但他那個樣又鉆不過去,就把上官風先留到入口停機坪處,自己也趕向醫療室,她對阿九非常愧疚,自己交給她的都不是一個人干的活,去連續攻擊**的多個指揮中心,最少也要再給阿九派去個助手才成,就這么單槍匹馬的,她能有命回來都是萬幸。

    上官風進女武神號去了,地面上的5個獸化兵面面相覷,同時把雙手舉了起來,大量美國兵包圍了他們,上官風在這里時,這些美國兵什么辦法都沒有,就是有也不敢用,但這5個獸化兵就不一樣了,就算他們實力比普通士兵強得多,也怕這些士兵的槍,人家不敢動上官風卻敢動他們,要不是他們貌似與上官風是一路的,這些美國兵就把他們都突突了。

    他們是極度叛著上官風能回到這里來的,好讓他們能跟著,這和對**的忠誠不忠誠沒多大關系,主要是他們想活命,都不想死,不跟著上官風,他們就覺得后背發凉,感覺隨時都會有人在背后捅他們幾刀一樣。

    美國兵美雖然圍住了幾個獸化兵,但卻一時間不知道該拿這些獸化兵怎么辦,上頭的領導還沒給這些士兵們送來命令,他們也不知道上官風還會不會回來找這些獸化兵,所以就這么瞪著眼睛圍著,牛頭舉了一會手,對這些士兵道:“把槍放下行嗎?走了火可就不好了。”

    這些士兵都沒回他的話,但端著的槍也沒放下,那只豹人哼了一聲道:“槍你們愛舉就就,但有吃的沒?我們都餓壞了。”

    那些士兵互相看了看,有兩個兵摘下背包拿出一些戰術口糧和罐頭給他們道:“你們沒帶口糧?”

    牛頭憨憨一笑道:“我們哪有口糧啊,**的物資緊張,能活過一場仗才給吃的呢,不然揣在身上被打死了浪費。”

    那個士兵疑惑的道:“你們……不是監督者閣下帶著的人嗎?怎么會和**一樣?”

    豹人用鋒利的指甲劃開罐頭笑道:“要不我們怎么會投降監督者閣下呢,不投降早就被餓死了。”

    可就在他的話音剛落,卻聽到遠處突然傳來狂笑,這幾個獸化兵被嚇得全身一軟,全都癱倒在地上,圍著他們的士兵全都吃了一驚,等轉身去看時才發現,竟然是假元首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而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個身材健壯的紅發美女,美女的懷中還抱著一個金發碧眼的小男孩。

    是血嬰和他的母親,還有假元首,獸化兵們如遭雷擊一般的全都癱到地上動彈不得了,他們現在連反抗的意識都沒有,而那些士兵雖然沒有獸化兵這么慘,但卻全都知道自己這些人碰到大問題了。

    領頭的一個士官舉槍指著他們三個道:“站住,再往前走就開槍了,這位女士,請您帶著孩子馬上離開吧,這里太危險了。”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血嬰母親卻突然仰天爆發出狂笑,這聲音有如穿云裂石一般直接刺向眾士兵的耳膜,士兵們剛開始時還能咬牙硬挺,但沒過一會他們就挺不住了,眼耳口鼻突然開始一起冒血,幾秒鐘之后就全都摔倒在地死了。

    五個獸化兵比那些普通士兵要結實得多,但他們同樣也架不住血嬰母親的狂笑,笑聲越來越厲,到最后突然噗噗幾聲悶響,幾個獸化兵的頂門頭蓋骨竟然突然開裂,里邊的腦漿如同噴泉一般四濺出來。

    血嬰母親的笑聲不但將這里的所有生物全都震死,就連高空中的眾女也受不了,首先是體質最差的翅膀,然后就是飛魚,安妮也被震得頭昏煙花,但她卻強撐著撲到控制椅上一邊將女武神號飛向遠方,一邊喊道:“當家的,你不能去,不能去找他們母子,你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