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虚幻为王 > 第一卷尝试 第三十七章警察局前的超自然现象
    那间审讯室当?#26657;?#26519;然与蓝海经理一起百无聊的坐着。

    林然扭头看向门口之处,蓝海经理也是与他一起看向门口处。

    不出意外,把门打开,一男一女两个穿着警官服饰的人走了进来。

    一看,还是熟人,正是顾晓涵以及那个?#34892;?#35686;官。

    两人进来之后先是对着蓝海经理以及林然敬了一个礼,然后顾晓涵看向蓝海经理,说道。

    “蓝经理,我们局局长听到您的消息之后非常的惊讶,特地派我们来市里要与市区局长调节一下。要带你回我们县城去调查,只不过市里的局长拒绝来。”

    “不过您放心,我们也是与市区局长达成协议,如果………”

    林然听着顾晓涵所说,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扭头看向那个蓝海总经理,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28023;?#38754;露笑容,一切尽在不言?#23567;?

    顾晓涵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总之就是一个意思,蓝海经理没有任何的犯罪嫌疑,也没有任何的犯罪动机,是无罪的,可以离开了。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蓝海总经理站起身来,满脸笑意的看着林然说道。

    “老弟,哥哥我身正不怕影?#26377;保?#27809;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老弟你可要小心了哟。”

    林然摇头,无所谓的说道。

    “我也是没有做过,?#24066;?#26080;愧而已。”,

    蓝海总经理啧啧两声,来到林然的身边,俯身,用只有他们俩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小老弟,有的时候无论有没有做过都无所?#21073;?#22312;某些人眼中他们要的?#30343;?#19968;个答案而已。

    说完起身,拍了?#29287;?#28982;的肩膀。

    “老弟,哥哥我什么都没有做,自然可以离开,倒是老弟你可要小心了。千万别一不小心在这里住下去,那样的话会有?#35828;?#24515;的。”

    林?#24187;?#26377;回答蓝海总经理的话语,低头,像是在想着什么东西?

    其实他确实在想着一些东西,虽然与蓝海总经理的交流不多,但是林然却可以肯定,那个女人…好像叫林梦露,人?#30343;?#23545;方杀的。

    就算对方要杀害那个林梦露,以对方在他们县城当中的能力,绝对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让那个林梦露就此消失,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一出。

    自己没有动手,那个蓝海经理也没有动手,那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那林梦露以前得罪的人。

    至于在一?#36234;?#22179;着的那个脑残服务人员,?#25237;?#26041;那小瘪三的样子……

    不对,对方连小瘪三都?#30343;恰?

    ?#25237;?#26041;的那个样子还能够做出杀人的事情?绝对不可能的。

    林然陷入思考,没有回答蓝海经理,蓝海经理也是摇了摇头,然后跟随顾晓涵两名警察朝着审讯室外面走去。

    林然也不再去想那件事情。

    自己确?#24471;?#26377;做过,?#24066;?#26080;愧而已。

    至于有些人的想法?林然已经?#30343;?#24403;初的那一个普通人了,他有能力改变这一?#23567;?

    看向那已经来到审讯室门口之处的顾晓涵,说道。

    “顾晓涵小姐,我想你应该带着我一起离开这里。”

    林然话音落下,审讯室当中的所有人齐齐扭头看向他,包括那顾晓涵,和那个脑残的蓝海工作人员。

    难以想象,匪夷所思,不可置信。

    他林然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应该带对方一起离开?

    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顾晓涵本来就因为第一印象不好,不怎么?#19981;读?#28982;,如今林然如此言语,对与林然的印象便是更加的不好了。

    板着?#24120;?#30475;向林然说道。

    “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辞,这里是市区警察局,并?#30343;?#22312;你的家?#23567;?

    林然露出诧异的神情。

    “我为什么要注意自己的言辞?还有这个警察局确实是我?#25671;!?

    蓝海经理没有言语,比较有兴趣的打量着林然,想要看林然接下来如何处理。

    而顾晓涵更是生气了,不想说些什么了。

    倒是与顾晓涵一起的那名男警察,冷哼一声。以示对于林然的不满,不过他是国家的公仆,也没办法做些什么。

    唯有那个脑残的?#25671;?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当自己是局长家的公子哥们,还把警察局当成自己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两位警官,他这是在亵渎警察,亵渎国?#25671;?#25226;他关起来,关上10年…不对,是20年,关上20年。”

    ?#35828;?#24213;可?#38405;?#27531;到何种程度?看看这位?#24066;?#23601;知道了。

    林然神秘的一笑,对着包括顾晓涵在内的所有的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语。

    “诸位,你们难道没有学过这么一首歌吗?”

    神秘兮兮的一个访问,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那个脑残也是非常的配合林然,下意识的问道。

    “什么歌?”

    林然就?#19981;?#23545;方如此脑残的样子,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轻声哼唱起来。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兄弟姐妹都很多……”

    那脑残的?#25104;?#21464;得非常的难看,如同吃了懒洋洋的发型一般,大中国当然听过。

    ?#30343;恰皇恰?#22909;吧,林然。说的那句话确?#24471;?#26377;毛病。

    顾晓涵和那个男警察在听到林然哼唱的大中国后神色稍微舒?#28023;?#34429;然林然有?#27809;?#32781;滑头的嫌疑,但是不可否认,说的?#24187;?#30149;,现在国家就需要林然这?#32844;?#22269;家当成自己家的人。

    蓝海的经理却是有些感叹,林然确?#24471;?#26377;让他失望,虽然是耍小聪明,但是不可否认,林然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着天赋。

    如果,投资林然的话,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心中忍不住盘算起来,如果现在投资林然的话,在未来会收获多少。

    只?#19978;В?#20182;没有想过林然同不同意他的投资。

    还有监控室当?#26657;?#30417;控着林然他们实时行动实时交谈的一群干警也是忍不住点头,单从这一点来看,林然确?#20302;?#35752;他们欢心的。

    蓝海经理笑着摇了摇头。

    “老弟歌唱的再好,马屁拍的再响,也改变不了你是杀人嫌疑犯的这个事实。我是个清白人,就先离开了。”

    林然冲着蓝海总经理微微点头,然后又是看向顾晓涵,接着说道。

    “想听听我的理由吗?”

    这次顾晓涵没有好奇,坚定的摇头。

    “不想!”

    林然有些惋惜。

    “那真是太?#19978;?#20102;,?#19968;?#24819;?#38405;闥的?#20010;和你长得很像的人或许是?#19981;对?#32463;的那个我的……现在没机会了。”

    顾晓涵的?#25104;?#20877;次变得难看起来,林然这已经是在明目张胆的撩她了,简直不把她身上穿的这套警服当一回事情。

    再次冷哼一声,不愿意再与林然多说些什么,与蓝海总经理一起离开了审讯室。

    听到一声关门声响起,整个审讯室当中?#30343;?#19979;了林然以及那个脑残的?#19968;鎩?

    简单扫了一眼对?#21073;?#28982;后便是不再关注,脑残?#31449;?#26159;脑?#26657;?#36825;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关注。

    有点好奇,这种人是如何活到现在的,还是说林然与对方天生的八字相冲,对方就是看林然不顺眼。

    那个脑残的?#19968;?#20063;不知道在编排些什么坏主意,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那四个监控,然后看向林然,脸上露出了一个奸计马上就要得逞的笑容。

    继续然心有何?#26657;?#30529;眼看向对?#21073;?#38382;道。

    “我们之前认识吗?”

    那个脑?#26012;?#26519;然的突然问?#26696;?#30340;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

    “不认识啊。”

    脑残反应了过来,想要说些什么,但又听到林然接着说道。

    “那我们有仇吗?”

    脑残又下意识的回道。

    “没有啊。”

    回答之后,这个脑残就是感觉到了浓浓的耻辱,他竟然连续回答了林然的两个问题。

    嗯,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平常的时候他也不会这样的,难道真的在面对林然的时候会失去方寸?

    “那我们之前不认识,又没有仇,我更不欠你什么东西?为什么你看到我之后就是一副想要杀我的样子。”

    ?#23433;灰?#30528;急反驳我的话语,再说一次,我们之前并不认识,并没有什么仇,更没有欠你钱…过去的18年里我一直都是单身,也没有给你带过绿帽子。”

    “嗯,看你的这个样子也没?#26032;?#24125;子可带。”

    “我们无仇无怨,你为什么要如此针对我,难道仅仅是因为看我不顺眼?”

    “还?#30340;?#22312;撒谎。”

    “我们之前或许认识,或许有仇,或许欠了你的钱,或许给你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脑残的?#19968;?#24863;觉到了耻辱,感觉到了?#24352;?#20182;忍不住了,他要爆发够了。

    “我之前就是没有见过你,也与你没仇没怨,你更没欠我钱,也没有为我戴绿帽,老子就是单纯的看你不爽,就是想要怼你,怎么样?”

    林然又是问道。

    “那你看到我杀了林梦露。”

    脑残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再是自己的脑子了,说出去的话也是不经过他脑子的脑子,脱口而出道。

    “老子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杀了林梦露。”

    “那你为什么说是我杀了林梦露?”

    “老子就是想说,就是看你不顺眼,就是想?#30340;?#26432;了林梦?#23545;?#20040;了?怎么了?怎么了???”

    林然同座位之上站起了身来,耸了耸肩,说道。

    “不怎么,你开心就好。”

    林然说完也并不理会这个已经确定100%脑残的?#19968;錚?#26397;着门口走去。

    没有直接打开审讯室的房门,而是敲了敲,说道。

    “我想,我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房门打开,顾晓涵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对着林然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你有的杀害林梦露小姐的重大嫌疑,还请您配合我们调查。”

    林然再次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好吧好吧,配合你们调查,但能不能给?#19968;?#20010;房间,我不想与这种人待在一个房间当?#26657;?#24597;拉低我的智商。”

    脑残感觉到了之前说的那些话语完全就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脱口就说了出去。

    还有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身体了,所做的那些动作,说出去的那些?#26696;?#26412;就?#30343;?#20182;想要的。

    他感觉到了?#21482;牛?#20294;是他的身体依旧?#30343;?#20182;的思维控制,显得格外的暴躁,伸手指向林然,愤怒的叫道。

    “你以为是谁?你说谁会拉低你的智商,你跟我说清楚。”

    看着那满脸愤怒向着自己走来的脑残?#19968;錚?#20877;次无奈说道。

    “晓涵,你们?#37096;?#21040;了,这个人不仅脑袋有问题,还有?#29616;?#30340;暴力倾向,我很担心与他待在一个房间当中会被他打死。”

    顾晓涵实在是忍受不了林然如此亲昵的称呼,虽然他也觉得那个脑残是个傻叉。但是警察的身份摆在那里,不能表现的太过那什么。

    “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换房间这件事我需要请示一下上级。”

    说完直接转身关门,不再理会林然。

    林然在对方关门之后无奈的耸了耸肩。

    “好吧,好吧,你们是警察你们最大,你们说了算。”

    说完看向那正朝着自己走来的脑?#23567;?

    “你想干什么?”

    脑残的身形顿住,思维当中充满了?#21482;牛?#20182;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林然做的,都是林然这个恶魔干预自己。

    那他如何做到的?#30475;?#30496;,还是超自然的力量。

    他想要呼喊,想要告诉那监视他们的警察林然在催眠他,有着不可思议的超自然能力,但是他没办法呼救,身体不再是他的了。

    弯腰想要去拿他旁边的一个椅子,只?#19978;?#37027;些椅子都是固定在地上的,任他如何掰扯都搞不下来。

    双目疯狂的看着林然,咆哮道。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林然往后退了一?#21073;?#38752;近门口说道。

    “那来吧,别在那里站着了。”

    ?#30343;?#37027;个脑残的手仿佛被那个椅子粘住了一般,身体不停的挣扎,但就是没有再往前一步。

    林然冲着他正对面的那个监控挥了挥手,喊道。

    “警官,你们?#37096;?#21040;了,这个人脑袋有病,而?#19968;?#26377;?#29616;?#30340;暴力倾向,如果你们再不把我带离出这个房间的话,那?#39029;?#20102;意外可就不好了,你们说?#30343;?#21527;?”

    监控室当?#26657;?#19968;群干警包括刚刚离开的顾晓涵全都皱起了?#32426;?#26469;,他们感觉到了事情的一丝不对劲。

    之前他们抓捕审讯那个脑残的时候他一切都正常,为什么见到林然之后对方就变得如此不正常了呢?

    一个头头模样的警官伸手指着?#32842;?#24403;中的那个脑?#26657;?#38382;道。

    “他过去是?#30343;?#26377;精神病史?”

    旁边的?#24187;?#24178;警摇了摇头,肯定的回答。

    ?#24052;?#20840;没?#23567;!?

    “奇怪,带他离开,马上去做检查,检查全面一点,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总感觉这件事情透露着诡异。”

    审讯室的房门打开,顾晓涵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林然亲热的一张脸贴了过去,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一副后怕的语气说道。

    “晓涵,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抛下我的。”

    顾晓涵彻底无视了林然,走向了那个脑?#26657;?#28982;后抓住脑残的手,脑残的身体也是轻易离开了那个椅子。

    林?#24187;?#26377;差异,脸上也没?#26032;?#20986;丝毫的神情,就那么站在一旁,静?#37096;?#30528;顾晓涵带着那个脑残离开。

    脑残身体上还在不停叫嚣着要杀死林然,只不过却没有丝毫的动作,非常的老实。

    而在脑残的思维当?#26657;?#20182;是?#32769;?#30340;,终于可以离开那个恶魔了,等离开恶魔之后他就可以?#25351;矗?#21040;时候一定要向警察举报这个恶魔的恐怖,要国?#21307;?#36825;个恶魔给切片研究。

    林然似乎感受到了那个脑残的想法,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来。

    伸手对其拜了拜。

    “一路走好。”

    脑残的思维感觉到了毛?#20542;?#28982;,似乎听出了不同的意思,难道说林然要对他动手?

    不,不可能的,这里是警察局,林然绝对不会的,更加的不?#25671;?

    心中如此安慰着自?#28023;?#36523;体老实的?#36824;?#26195;涵带出审讯室。

    关门声响起,房间当中?#30343;?#19979;了林然一个人。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林然感觉挺尴尬的。

    之前还口口声声说?#24066;?#26080;愧,但是现在?那个名叫林梦露的女人死亡好像确实与他有关。

    ?#30343;?#26519;然杀死了对?#21073;?#32780;是因为林然的原因。

    其中的因果关系该怎么?#30340;兀?#26377;点像是因为对方得罪了林然,然后某些超自然的力量出现,将对方残忍的杀害了,这超自然的力量并?#30343;?#20154;,而是真正的超自然力量。

    这就没办法了,林然也?#30343;?#37027;种小心眼到对方得罪了自?#28023;?#33258;己就要杀人灭口的人。

    只能说,他身上的变化太过?#30475;?#20102;。

    林然这边有些尴尬的时候,市区警察局门口又发生了一起超自然的现象。

    刚刚被带上?#25285;急?#25289;去医院检查神经是否有病的那个脑残死在了警车当?#23567;?

    是怎么死的呢?#31185;?#36710;才刚刚驶离出警察局不到百米,就有一辆拉钢筋的货?#20302;?#28982;失灵,朝着他们的方向撞来。

    当距离警车只有十?#35813;?#30340;时候货车刹住了,但是货车之上却有一根钢筋意外的飞了出来。

    穿透了警车的防弹玻璃,插进了坐在后座的那个脑?#24515;?#34955;之上,将对方给死死嵌在了警车之上,死状极其凄?#25671;?

    神奇的一点是,一整车的钢筋只有一根飞了出来,那根钢筋竟然能够穿透防弹玻璃。

    更神奇的是那押解脑残的两名警察任?#38382;?#24773;都没?#23567;?

    最后神奇的一点,那辆拉钢筋的货车竟?#24187;?#26377;驾驶员的存在,而?#39029;?#36742;的车牌,车架号等等等等全都是虚假的,根本就查?#20063;?#20986;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并?#20063;?#30417;控也没有查出这辆车的身影,仿佛这辆车是?#31350;?#20986;现的一般。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