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仙二代在人间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试探
    骏猊和蔼的态度倒是跟之前一样。今天他仍是一身素白色官服,腰上束着皂青色金镶玉带,底下挂着处刑司的金牌,坠着大红穗子,在白缎子面官服的衬托下格外显眼。

    这英俊挺拔、面目和善的样子,连同身上一尘不染的素色官服,跟两侧那些冰冷残忍的刑具一起出现显得十分不搭调。

    覃柏愣了愣,谢了座,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把半个屁股挪到?#39318;?#19978;。

    “不用紧张,我问口供从来不动刑。”

    骏猊自然地笑了笑,辅开面前的卷宗,拿起笔来在砚台上舔了舔,从容道:“都是例行公事,不瞎折腾。早早录完口供咱俩都省事……嗯,哪从开始呢?#20426;?

    接着,骏猊把在王府问过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他也像之前一样如实作答,骏猊始终低头专心地在雪白的宣纸上做记录。

    每一句话都要?#23383;?#40657;字地落于纸端,两人谈话的节奏明显放缓了许多。

    覃柏在他记录的间隙,看着骏猊认真的模样不禁?#24213;?#29730;磨他们兄弟:大哥赑屃,老六蚆螛,小七?#35768;?#30502;,面前这个是老八叫骏猊……如果是按龙之九子取的名,显然这个人的画风似乎不太对?

    “你叫骏猊?#20426;?#30830;定?#30343;?#29435;猊吗?#20426;?#35203;柏也不知?#36234;?#26159;搭错了哪根线,突然问道。

    “对啊。”

    骏猊眼皮都没抬一下,答道:“小时候?#35805;?#23064;叫顺口了,长大也就懒得改了。”

    ?#20843;阅?#20204;也?#30343;?#29392;仙吧。”

    虽然这家人并?#30343;?#20182;预想中的狐狸一家,但是画风却歪得如出一辙。

    “?#30343;恰!?

    偶尔闲聊几句,使原本紧张的气氛倒是缓和不少,覃柏也不像方才那么害怕了。

    ?#20843;?#20197;,既?#30343;?#26089;有预谋地策划了整件事,你承认你是蓄意杀了赵峥吗?#20426;?#39567;猊不动声色地将话题拉回来,直奔主?#29435;?

    “我没有杀人。”

    骏猊勾勾嘴角,手中的笔突然一停,抬起眼睛平静地看着他:“唔,仍然不愿意认罪,是么?#20426;?

    “我真的没有杀人。”覃柏加重语气重复一遍。

    “好吧。”骏猊扬扬眉:“那就?#20154;?#35828;同伙吧。”

    “没有同伙。”

    覃柏否认得十分干脆。

    骏猊微微皱眉,和善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悦:“坦白地说,就阁下这种程度的易容术,连雪河一眼都能看得出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20426;?

    骏猊看似不经意地将笔拿在手里,两指轻轻捏掉笔尖的浮毛:“那天在军营里见面时,我就说了是有公务在身,就是在查你的案子。”

    覃柏暗暗吃惊:如今回想起那日的情形,自己就只顾猜想着这到底是?#30343;?#19968;家子亲兄妹,竟不曾往深处细想,当真是大意了啊!

    带着那么惹眼的红?#29730;?#39532;招摇过市,想来也绝对寻常之辈,自己竟然都未曾细问她这位兄长的身份来历,就只顾着自己酸,唉……

    “就算你调查过赵峥,即使你再了解他,很多生活方面的细节也无从知晓。若是?#35805;?#20010;三五日倒也罢了,一连数月都不穿帮,这中间必是有人相助。”

    “没?#23567;!?

    骏猊叹了口气,将笔放下,十指交扣,目光淡淡地望着他:

    “其?#30340;兀?#20320;假扮王爷这事虽然不合规矩,但也?#28216;?#20316;恶。依着天条律法,顶格判下来也就是皮肉受点苦、蹲?#25913;?#22823;狱的事。就算你骨头够硬、没有口供,我们仅凭证据也照样能结?#28014;!?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今天问你的话,以及记录的供词仅仅是针?#38405;?#30340;刑期长短——无论你说多少,到头来事情真相我也照样会弄清楚,这与你最终定罪的关系不大,?#30343;?#37327;刑的参考而已。”

    覃柏闻言竟是一阵苦笑:“看来人间有冤案,就连天宫也不能免俗。”

    “完全做到没有冤案的断狱之神,自?#30343;?#26377;的。”

    骏猊扁扁嘴:“只?#19978;?#22312;下水?#25509;?#38480;,而像阁下这种小打小闹的官司?#19981;?#36718;不到?#21697;?#22825;尊亲自过问,她老人家可是忙得很!……我?#30343;?#24819;奉劝您一句,还是高抬贵手别折腾我了,就算看在当初我还帮过您的份上,别扛了!天庭要是真格想查什么事,就没有查?#24187;?#30333;的。”

    他的语气仍如之前一样?#25512;?#35828;着,他抖了抖手中的卷轴:“就这种程度的供词,您是想让上?#20928;?#27963;骂死我吗?#20426;?

    覃柏?#34892;?#22833;神地垂下眼睛,固执道:“我没有杀人,也没有同伙。”

    “得,看来您这是成心啊。”

    骏猊叹了口气,?#34892;?#22836;疼地摸摸额头,又道:“好吧,既然你说你事先调查过王府,那么怎么查的?一共?#22797;危?#20998;别在什么时间,什么方?#21073;俊?

    他十分明显地愣了一下,显?#30343;?#27809;有预想过这种细节上的问题,略一停顿才说道:“大概,两三次吧,具体的,时间有点长记不太清了,你容我想想……”

    这个人在说谎的时候,脸上简直就是直接写了“我在瞎编”四个大字,演技低劣到令人发止。

    骏猊拧着?#32426;罚?#24525;无可忍地打断他:?#21834;?#20320;觉得我很蠢吗?很好糊弄是么?#20426;?

    覃柏就是再傻也能听出这是句反话,心里一慌,立刻低下头不敢作声。

    “我提醒你,这里是处刑司的大堂,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将记录在案,并且直接关系到你将成为阶下囚还是恢复自由之身。”

    骏猊敛起温和的笑容,冷冷地注视着他:?#20843;?#28982;我个人并不支持刑讯逼供,但是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这大概已经是他从骏猊口?#21009;?#21040;过最严厉的语气了。

    若说不害怕那是绝对是骗人。

    以前有雪河在场的时候,她这几位兄长都?#39038;?#26159;面目和善、客?#25512;?#27668;很好?#19981;?#30340;样子,然而如今已经全然换了另一副面孔。尤其当骏猊的目光有意无意扫过大堂两侧冰冷可怕的刑具时,森森的寒意令覃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骏猊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时可能话不投机,立马变成索命的黑面阎罗。

    ……这也,太特么吓人了。

    覃柏哪里见过这阵势?心里越是害怕,思路就越是停?#20572;?#21407;先为了掩饰而随口编的谎话根本就难以自圆其说,再加上越来越紧张,大脑竟然就开始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

    当初我一直单方面认为她就是个小狐狸精,可她自己也从没承?#30606;?#21834;!头回遇到她室外高人一样的哥哥时就该细问问出身来历的,一直拖到现在都没问!天啦这几天我都在干吗?似乎除了跟她置气就没干别的?#20426;?#22826;完蛋了。

    先前还觉得骏猊是最和善最好相处的一个,可如今当他认真板起脸孔要公事公办的时候,那强大的气场简直可怕!

    早已方寸大乱的覃柏完全不知道要怎?#20174;?#20184;现在的情况,但有一点他却十分清楚——自己根本?#30343;?#36825;个人的对手,与其无谓地挣扎,不如索性闭口不言!说得越多破绽也就越多,倒不如干脆闭嘴,省得再被他抓住更多把柄。

    ?#32842;股?#35759;彻底陷入了僵局。

    “我只想听到句实话。”

    骏猊发觉他的用意,便明显放缓了口气,诚恳道:“你?#30343;?#20010;习惯了信口胡诌的奸恶之?#21073;?#19981;要把事情推到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地步。你谁也保护不了,真相我是一定会弄清楚的,眼下这份口供也只与你自己的命运有关。……我再问一遍,是谁向你提供了帮助?#20426;?

    骏猊咄咄逼人的目光令人觉得无可逃避。

    覃柏?#28872;?#21322;晌,终于还是开了口,声音很小却十分坚定:?#26263;?#20961;做过的错事,无论怎么罚我都一定认。没做过的,我不认。”

    ?#21834;?#22909;吧。”

    骏猊?#20185;?#38754;前的卷宗和口供,收到一起,站起身:“说也说了,劝也劝了,打量你也听不进去,不如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覃柏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眼睛问:“这件事,不会牵连到她吧?#20426;?

    ?#20843;俊?

    骏猊夹着案卷下了台阶,闻言愣了一下,随即?#20174;?#36807;来:?#25226;?#27827;?#20426;?#20320;想多了。”

    骏猊笑着摇了摇头,自顾自地朝门口走去,谁知刚打开门,却见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咦,你怎么来了?#20426;?

    覃柏循声望去,门口除了官差,还站着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面容姣好,衣?#20301;?#20029;,银发银眸地十分特别,看样子大概是位出身高贵的天女。

    两人目光相遇的瞬间,那双灵光流转的银眸竟是定定地望着他,满满的温情缱绻,还带着一丝担心。覃柏心里莫名一惊,慌忙垂下眼睛,低下头去。

    “我找他。”

    小姑娘稚嫩的声音十分悦耳,如同隔着一泓秋水传来的丝竹之音。

    “别闹!我这办案呢。喂……”

    她哪里是听劝的,一矮身,灵巧地躲过哥哥阻拦的手臂就钻进屋里,朝他径直走来。

    骏猊刚想?#20843;?#29369;豫了一下?#32531;?#20986;口——覃柏并不认识眼前的雪河本尊,也不知她来意如何,若是冒然唤她本名只会使局面更加混?#25671;?

    骏猊心里一阵叹息,只得跟了过来:反正案子审成这样也交不了差,索性就由她去吧。

    “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雪河来到他面前,伸出手,掌心正是那枚玉玲珑。

    见到此物,覃柏眼中立刻放出光?#30465;?#20182;伸手拿过那尚带着小姑娘体温的物件,急切地问道:?#20843;?#35753;你来的?你见到她了?#20426;?

    雪河点点头,平静地看着他的?#24120;?#28129;淡地说:?#20843;?#35753;我告诉你,她不想再见到你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32602;篽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21073;?#26080;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时时彩规律口诀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福彩3d走势图连带线 湖北快3杀号技巧 香港赛马会视听区 2019年最新买马资料全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赛马会网 新浪足彩 - 百度 10月6日福彩开奖 ptag电子游艺破解程序 极速飞艇网址 中超20192019赛程 500重庆时时彩 排球比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