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巫道传承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宁死不屈!
    令狐鸣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刀疤男子,身上的杀气渐渐展露出来,这些年来,死在令狐鸣手中的人可不再少数,使得令狐鸣身上凝聚的杀气就好像是从刀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战士。

    这四人一来这里就不言不逊,更是对着东方婉儿说出不敬的话,使得令狐鸣脸上顿时暴怒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有胆子就放出名声来!”令狐鸣沉声道。

    “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要告诉你关于我们的名字,区区一位连先天境都没有达到了武者,你不配知道?#25964;?#29239;的名字,再问你一句,你到底滚不滚!”刀疤男子把*从肩膀上拿了下去,插在了面前的土地上,对着令狐鸣不屑道。

    另外一位独眼男一脸淫笑,跃跃欲试道,“大哥,跟这小子多说什么,我们四大盗可是有一?#24043;?#27809;有见过?#35828;?#32654;人,此刻不享用,更待?#38382;?#21834;!”

    “?#21069;。?#22823;哥,看这美?#35828;?#25171;扮,定?#30343;?#22823;户人家的千金,待会儿我?#21069;?#23436;了事后,大不了把他们二人都杀了,还犹豫什么呢!”一位带着斗笠的男子建议道。

    最后一个人双手抱在胸口上,一言不发。

    “慢着,?#19968;?#26377;一件事情没有问清楚,小子,这美?#35828;?#24213;是你的什么人?”刀疤男居高临下道。

    ?#20843;?#26159;我的朋友,你们谁都不能碰,除非你们想要找死!”令狐鸣面露杀气,血海真经随时准备着。

    “哼,小子,你可知道,你要是离开这里,当做事情没有发生,我们四大盗可以放你一条狗命,但是你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拦住我们,我们要是不惩罚惩罚你,我们四大盗还怎么样在江湖上立足。

    我决定了,我们也不太为难你,只要你当着我们的面跪下,并且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我不仅绕你一条狗命,而?#19968;?#20250;放这美人和你一同前去!”刀疤男对着令狐鸣饶有趣味道。

    “大哥!”

    “大哥,不可啊,这样岂不是倒嘴的鸭子都飞了!”

    两名男子不满说道。

    “住口,究竟我是大哥,还是你是大哥!”刀疤男怒斥道。

    令狐鸣捏紧了拳?#32602;?#24819;要让自己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令狐鸣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做出这等的事情。

    这是令狐鸣的尊严,若是尊严都没有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令狐鸣伸出右手,洞天指法瞬间施展出来,血海真经的加持下,令狐鸣身上的真气都变成了血红之色,宛如沉浸在血海当中刚刚出来,充满了邪气且强大。

    “你们,找死!”令狐鸣一步冲杀前去,在动手的一刻,血人打手已经从血云珠释放出来,跟随着令狐鸣向着刀疤男冲去。

    令狐鸣已经许久没有释放出血人打手作?#21073;?#20174;葛家镇出来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血人身上的伤势不但得到了痊愈,而且身上的气息变得愈加的强大,令狐鸣对这变化也是感到十分惊讶,这血人打手此刻怕是已经达到了半步先天境巅峰的修为。

    也就是说,血人打手的综合?#30423;?#24050;经强于普通的凝练真元境武者!

    洞天指法已经被令狐鸣修炼到了圆满之境,可以做到如臂挥使的地步。

    “洞天指法第四式洞天?#21073; ?#20196;狐鸣大喝道。

    这一击,若是迎战一位普通的半步先天境武者,对方绝对?#24378;?#19981;住,但是令狐鸣的对手可不?#21069;?#27493;先天境武者,而是凝练真元境的高手。

    刀疤男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随意的伸出一拳,向着令狐鸣的胸口打去。

    至于令狐鸣的血人打手,则是被四大盗当中的那位缄口不言的男子拦住,没有想到这位沉默的男子?#30423;?#22914;此强劲,血人打手的?#30423;?#24050;经够强了,但是在他的面前,还是被吊着打。

    令狐鸣的一指转瞬即?#24597;?#19979;。

    一指一拳对碰在一起,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响声,一股真气余威气流以着二人为?#34892;?#21521;着四周扩散。

    还没有等到?#23601;?#25955;去,令狐鸣竟然直接倒飞了出去,直到飞到五丈开外才停止下来。

    只此一?#26657;?#20196;狐鸣便落败了!

    这刀疤男的?#30423;?#22826;强了,令狐鸣虽然仅仅领教过对方一?#26657;?#20294;是却可以判断出,他的?#30423;?#24656;怕比岳山城的冯家家主还要强,应该是和狂柱,?#38706;?#22825;,燕南柯同个?#20375;?#30340;高手。

    令狐鸣以着最快的速度站起来时,血人也是被那位沉默的男子击飞了出去,同样是一拳对一拳,血人打手的力量竟然不是那?#35828;?#23545;手。

    刀疤男朝着令狐鸣一步一步地走去,就像?#24378;创?#19968;个必死之人一般,一脚踩在令狐鸣的胸口上,居高临下道。

    “臭小子,大爷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滚还是不滚!”

    刀疤男说到最后面几个字眼时,杀气外流,踩在令狐鸣胸口上的那只脚力气变得更大,让令狐鸣的气都快要喘不过来。

    令狐鸣在此情况下只能断断续续说出几个字,“不行,除非....我死!”

    就在此时,两道刀影向着刀疤男划过去,真气演化成了一道火狐,虽?#24187;?#26377;直接击中刀疤男的身体,但是却割破他胸膛出的衣物。

    刀疤男脸上顿时一阵怒火,?#30343;?#25260;起一脚便将东方婉儿踹飞出去。

    “东方....!”令狐鸣转过头担心道。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臭小子!”刀疤男再次一脚踹在令狐鸣的胸口上,让令狐鸣差一点就要晕厥下去,所?#24050;?#29983;珠涌现出来的绿色真气一直在修复令狐鸣的伤口。

    刀疤男见令狐鸣竟然遭到他的重击还不死,这一次竟然直接踹咋令狐鸣的脸庞上,幸好被一位身旁的同伴止住。

    “大哥,你这样弄死他,也太无趣了,还不如让他亲眼看着我们玷污那个美人,这样岂不是更加的刺激!”独眼男窃喜道。

    “还是二弟你的鬼主意多,这次就依你了。”刀疤男?#22303;?#22806;两位男子向着东方婉儿的身旁走去。

    这时,令狐鸣的血人打手被那位沉默寡言的人压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助令狐鸣。

    三个恶徒向着东方婉儿一步步走去,他们每接近一?#21073;?#20196;狐鸣的心中宛如撕?#29287;逊巍?

    东方婉儿已经晕厥在?#35828;?#19978;,此刻像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睡美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完全不知有一道危险正在靠近她。

    独眼男持起手中的*,将东方婉儿的腰带解去,就在此时,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令狐鸣大喊道。

    “你们住手,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独眼男收起?#35828;叮?#28982;后和刀疤男走向令狐鸣的身边,*架在了令狐鸣的脖子上,嗤笑道,“来,只要你从我们三?#35828;目?#19979;爬过去,我们就放过你和那个美人!”

    令狐鸣忍着身上的痛苦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密集的血丝,青筋现起,令狐鸣缓缓地抬起?#32602;?#20919;声道。

    “你们要遵守若言,说到做?#21073; ?

    “行了,你到?#30528;?#19981;爬!”独眼站在原地张开大腿,对着令狐鸣不?#22836;?#36947;。

    令狐鸣先是恶狠狠地看了面前的这些恶人,然后担忧的神色看向了东方婉儿,他心中此刻的心境十分杂乱,心中想要立马出手干掉面前的这四位大盗,可是自己的?#30423;?#21364;是无法做到。

    若是自己的?#30423;?#36798;到别人仰望的程度,令狐鸣今日怎么会遭遇这一次劫难,这都是自己?#30423;?#19981;够导致的!

    令狐鸣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步一步地走向独眼?#23567;?

    令狐鸣深深的知道,要是今日不按照这些恶?#35828;?#25351;意,自己死就算了,自己死不足惜,但是东方绝对不可以被这些恶人玷污。

    今日耻辱,令狐鸣他日必报!

    就在令狐鸣准备跪在独眼男面前时,刀疤男连忙施展出一道真气扶起了令狐鸣,然后三人面带笑意地看向了令狐鸣。

    “你们这是为何?”令狐鸣?#31561;?#38382;道。

    令狐鸣已经咬牙做出了决定,就要下跪时,突然被刀疤男用一道真气扶起,并且这三人还嬉笑地看向令狐鸣,这让令狐鸣看得一头雾水。

    这些人难道是反悔了吗,要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

    就在令狐鸣还在想着对策时,刀疤男伸出手抓住了自己的一只耳朵,然后唰的一声,竟然直接撕掉了自己的脸皮,出现在令狐鸣面前的,竟?#30343;?#19968;副全新的面?#20303;?

    “令狐恩公,对不起,让你受惊吓了!”刀疤男想着另外两位同伴使了个眼色,他们和刀疤男一样,撕掉了脸上的脸皮,然后出现了一道全新的面?#20303;?

    令狐鸣面前的三人容?#37096;?#36215;来并没?#34892;?#31070;恶?#32602;?#20498;是有一些和蔼可亲的样子。

    令狐鸣心中一头雾水,咂舌道,“你刚才跟我说什么,令狐...恩公!”

    令狐鸣伸出手指了指自?#28023;?#23545;面前的一幕十分不了解,这一刻,令狐鸣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

    忽然,东方婉儿从地上站了起来,先是拍打着自己身上的沙土,然后面带笑意地走向了令狐鸣,眼夹处微微?#34892;?#28287;润,他会心一笑道。

    “令狐鸣,谢谢你!”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32602;篽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20选5中奖金额计算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说明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表图 黑龙江快乐10分彩票群 2019年78期的开奖直播 20102011德甲积分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和值 体彩排列3排列5开奖 淘宝快3秘籍 华东六省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09001期14场胜负彩 上海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两尾十两码中特 四川快乐12最新玩法 嗷嗷待哺猜围棋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