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再起风云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商讨申诉
    李铁站在卧龙培训学校的钢制铁门处,目送阿明和秦老板上了白色宝马后,就转身离开了。

    秦老板拉开车门后,直接坐在了驾驶位上,略带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愁容,偏过头后瞄了一眼副驾驶位的阿明,疑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没,是?#30343;?#21487;以着?#32844;?#25490;收购谭氏染料厂的事情?#20445;?

    阿明双手抱着后脑勺,背靠在真皮椅靠上,叹了一口气道:“是的,现在J市皮革有限公司暂时度过了危险期,我现在就打算做一些收购谭氏染料厂的前期准备。等一下我跟唐波去一趟J市法院,把这件事尽快处理完,然后再去一趟金三角”。

    话虽这么说,但是收购的过?#35752;?#20063;是困难重重,这可?#30343;?#26222;通的收购,这谭氏染料厂可是世界级富豪之子谭林夕口中的肥肉,想从他口中夺食是非常困难的。阿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顺利完成,就染料这一方面,是整个吴秦集团的一块短板,而要去除这块短板的任务迫在眉睫。

    秦老板刚才还?#34892;?#26263;淡的眼神瞬间变得炯?#21152;?#31070;了,微笑着说道:“阿明,你打算怎么办,我和吴老板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阿明双手使劲地揉搓了面部和头发,无奈地说道:?#38712;?#26102;先到J市法院上诉吧,后面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秦老板,等下回到J市皮革有限公司的时候,记得把蓝色U盘给我”。

    秦老板启动了白色宝马的发动机,转过头瞟了一眼阿明,点?#35828;?#22836;道:“好的,回到J市皮革有限公司,到我办公室的时候我把蓝色U盘找给你”。

    这块小小的蓝色U盘,在秦老板的眼?#26657;?#21364;有着非比寻常的重要性,这是谭氏染料厂在染料中掺假,破坏J市皮革有限公司的唯一证据。如果没有这块蓝色U盘,J市皮革有限公司就得蒙受不?#23383;?#20900;了。

    阿明长叹了一口气,而后轻笑一声说道:“好吧”。

    白色宝马飞速地在城市的柏油马路上疾驰,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阿明身上,阿明有?#21482;?#26127;欲睡的感觉。

    过了片刻,秦老板轻踩刹车,白色宝马的速度渐渐降了下来,直接开进了J市皮革有限公司前坪的停车场内。

    秦老板坐在驾驶位上,和善的眸光注视着昏昏欲睡的阿明,微笑着小声提醒道:“阿明,J市皮革有限公司到了,要么你就先在白色宝马?#36947;?#38754;休息一会儿?#20445;?

    阿明缓缓坐正身子,努力地睁开双眼,不停地打着哈欠,说道:?#23433;?#30561;了,一直都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我们马上去J市法院,早点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在阿明的决策?#26657;?#25910;购谭氏染料厂摆在了最首位,难度也是最大的。为了能够找到好的解决方法,阿明这几天日思夜想,有时候晚上做?#20301;?#22312;办收购谭氏染料厂的事情,没有睡一个安?#26579;酢?

    秦老板推开驾驶位的车门,偏过头瞄了阿明一眼,语气平和地说道:“既然不想睡觉,我们就先去办公室吧,顺便也把那个蓝色U盘给你”。

    阿明点?#35828;?#22836;,推开车门后快速地下车了,眼睛注视着站在驾驶位车门边上的秦老板,说道:“好吧,秦老板,去J市法院您要不要一起去”。

    秦老板点?#35828;?#22836;后,迈开脚?#21073;?#21644;阿明一起朝着办公大楼走去,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噔噔噔”的脚步声在安静的过道里面格外刺耳。

    在办公室的门口顿下脚?#21073;?#31206;老板掏出钥匙后,把防盗门打开了,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阿明,微笑着说道:“阿明,先进来坐一下,等我先把蓝色∪盘拿出来”。

    阿明双手插在口袋,走到白色真皮沙发边缘坐了下来,头微微仰起,呆呆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长叹了一口气,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一?#25991;?#30528;蓝色U盘去J市法院申诉,则证明吴秦集团和谭氏集团的?#38053;?#27491;式打响,双方都将?#28009;?#20102;脸皮,阿明此刻又?#34892;?#29369;豫了。

    秦老板坐在老板椅上,打开抽屉后从里面拿出了蓝色U?#35885;?#22312;?#30340;?#21150;公桌上,浑浊的目光注视着愁眉不展的阿明,疑问道:“阿明,有什么心事吗?#20445;?

    阿明?#38480;?#22320;笑了一声,说道:“现在去J市法院去起诉谭氏染料厂,我觉得效果?#30343;?#24456;大,毕竟以谭氏集团在J市的势力,摆平一个J市法院应该?#30343;?#24456;难”。

    在之前,谭林夕触犯了那么多不可饶恕的罪行,J市警局的彭局长都拿他没办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J市法院的工作人员处理这件事情是出工不出力。

    秦老板捎了捎后脑勺,皱眉思索了一会儿,疑问道:“你不打算去J市法院申诉了吗?#20445;?

    阿明背靠在白色真皮沙发上面,微笑着说道:?#38712;?#20040;可能不去申诉了,虽然J市法院不能把谭氏集团怎样,但我想制造一点舆论的压力,让其他30%的客户也跟谭氏染料厂解约。如果这样的话,谭氏染料厂离倒?#31449;?#19981;远了”。

    秦老板面露惊讶的神色,竖起大拇指在阿明面前晃了?#21361;?#36190;叹道:“阿明,这一招不错,关键是要把记者找来”。

    阿明犀利的眸子注视着秦老板,用手摸着?#32422;?#30340;下?#20572;?#27785;默了一会儿说道:“找记者这件事情可?#36234;?#32473;唐波去办,相信他有朋友是学这个专业的,干脆我打个电话给唐波,让他到这里来吧”。

    秦老板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双手放在背后,点?#35828;?#22836;道:“好吧,你打电话给他,正好也跟他讲一下去J市法院申诉的情况”。

    阿明从裤?#36947;?#25487;出智能手机,拨通了唐波的电话,把智能手机放在耳畔说道:“唐波,你来一下二楼秦老板的办公室”。

    过了半?#21361;?#20174;过道中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阿明和秦老板的目光不?#32423;?#21516;地朝着办公室门口看了过去,紧接着唐波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唐波站在了办公室门口,勉强地微笑了一下,淡淡的道:“阿明,秦老板,你们找我有什么事?#20445;?

    秦老板面带和善的微笑,招了招手,说道:“唐波,进来坐吧,我们一起商?#25239;?#20110;申诉谭氏染料厂的事情”。

    作为吴秦集团的法律顾问,上J市法院申诉,这件事情找唐波一起商量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这还涉?#26263;?#19968;些法律方面的专业知识,而阿明和秦老板都是门外汉。

    唐波双手撑在了膝盖上面,挨着阿明坐了下来。阿明用手轻轻地挽住了唐波的脖子说道:“等我们商量完之后,就准备前去J市法院申诉谭氏染料厂,还有就是你的朋友有没有从?#24405;?#32773;这份工作的?#20445;?

    唐波疑惑的目光在阿明和秦老板之间徘徊,问道:“找记者干吗?#20445;?

    阿明偏过头凝视着满脸疑惑的唐波,手掌轻拍了几下他的肩膀,微笑着解释道:“这次去J市法院申诉谭氏染料厂,以谭氏集团在J市的势力,估计起不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我想通过舆论给谭氏染料厂施加一点压力”。

    唐波睁大眼睛盯着阿明,稍微整理了?#32422;?#30340;思绪,反问道:“阿明,你确定记者就敢来爆料”。

    既然申诉谭氏染料厂,J市法院都有可能不作为,则证明谭氏集团在J市的势力非同一般,所以记者敢不敢来爆料,还是个未知数。

    阿明和秦老板听到唐波的分析,赖时惊讶得张大了嘴?#20572;?#20457;?#35828;?#30446;光都聚集在了唐波身上,阿明赞叹道:“你刚才说得有道理,但还是得试一下,搞清楚状况再说,万一成功了呢”。

    唐波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严肃的表情,认真的道:“我有个朋友是在J市日报当记者,到时候我再联系他。先把去法院申诉的事情办好吧,其他事情看情况再作决定”。

    阿明双手枕着后脑勺,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看我们猜得有没有错”。

    秦老板拿起放在?#30340;?#21150;公桌上的蓝色U盘递到了阿明的面前,说道:“阿明,这个蓝色U盘归你保管,我在联想牌电脑里面已经复制了一份,以?#34013;?#22833;”。

    这些资料都是J市皮革有限公司遭受谭氏集团破坏的证据,存在U盘里面不*全。因为把蓝色U?#35885;?#22312;身上,稍不留神就弄丢了,所以秦老板多长了一个心眼。

    阿明从白色真皮沙发上站起身来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舒展了一下紧张的神经,接过蓝色U盘后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20445;?

    秦老板拿起放在?#30340;?#21150;公桌上的白色宝马车钥匙,浑浊的眸光从阿明和唐波身上飘过,说道:“我们现在就走吧”。

    唐波双手撑在膝盖上,缓缓站起身来,跟在了阿明的身后,走出了秦老板的办公室。而秦老板则顺手带上防盗门,只听见身后传来“砰”地一声轻响。

    三人来到J市皮革有限公司的前?#21644;?#36710;场,每个?#35828;?#38754;部表情都?#34892;?#20957;重。秦老板拉开白色宝马的驾驶位车门后,直接坐在了驾驶位上,而阿明和唐波则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21073;?#26080;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