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满心疑惑王世充(元宵快乐)

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满心疑惑王世充(元宵快乐)

    什么叫做花样作死,杨广的行径就是如此。

    登基短短四五年时间,河北民力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重修长城塞北段,先发百万民,二十日之内修成,民死十之五六,紧接着又征民二十万将塞外长城延长,死伤过半。

    北巡炫耀武力,又是征召百万民,于短短数月内修了一条长达两千余里,还穿太行山而过的土版高速公路,伤亡民众超过一半。

    修建东都洛阳,征民两百万,三年而成伤亡十之五六。

    杨广准备对高句丽动手,又征发了黄河以北百万丁壮修永济渠,结果男丁不足?#36234;?#22766;女人充数,又是短短数月便修成两千多里的北方运河,男女丁壮死伤无数。

    又杨广继位以?#21019;?#20462;宫室粮仓,动不动就征民数万乃至十万不等,在东西两都以及扬州江都之地都有豪华宫殿,又在东都黄河岸边大修回洛仓,因劳役而亡故的丁壮民夫数以十万计。

    如此种种,简直就是花样作死,单单被杨广折腾死的丁壮百?#25484;?#30721;超过三百万,导致黄河以北甚至出现丁壮不足的惨状,这厮还尤嫌不足。

    杨广还特别?#19981;?#22235;下乱跑,身边每每都带上无数官民役夫,短短数年间便与草原西域群雄多?#20301;?#29454;塞外,为显示大隋强盛各种应景工程随手施为,为?#27515;?#32047;饥渴伤亡的丁壮数量依旧惊人。

    总之,杨广继位以来折腾得相当厉害,完全没将丁壮民力?#34987;?#20107;,每有大臣劝柬动则得咎好不疯狂。

    也就是开皇年间的积累足够,大隋还没彻底崩溃,可民间也是怨声载道沸反盈天,各地已经开始出现了不稳现象。

    别以为杨广只会折腾北地百姓,南方百姓同样不能逃脱。

    从黄河到淮河一线的通济渠?#24808;?#22312;短短数月内修通,被征调的淮北丁壮数量只有五十万左右,可同样死伤不小引发地方哀号一片。

    不仅如此,淮河到长江一线的运河?#37096;计?#21160;,这不除了征调长江以北淮河?#38405;?#30340;丁壮参加劳役,甚至还给身在江南的吴国公府发来民夫征调文书。

    吴国公雷虎自然不肯?#24616;?#23601;范,他打算就此机会跟杨广和朝廷做个交易。

    从淮河?#38405;?#21040;长江以北的这段运河工程,吴国公府可?#36234;?#19979;,还用不着地方疯狂征调丁壮民夫,有吴国公府麾下的专业建设兵团,只需要朝廷发放足额的粮草就成,甚至就连工具国公府都包圆了。

    “机会机会,这是一个大力扩张咱们影响力的机会,就是为此吃点小亏也算不得什么!”

    在国公府的内部碰头会上,雷虎对手下文武重臣如此表态:“还是有一点相当关键,那就是淮南和江北之地不能乱,不然会严重影响到领地的经济发展!”

    眼下的黄河以北的情况已经相当糟糕,不仅民力消耗过甚,就连民间财富也被搜刮的相当干净,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准已经大为下降,手中无有余财赤贫者已经达到一个惊人比例。

    这都是杨广穷奢极欲惹的祸,特别是他连连在塞外和西域群雄跟前炫耀财富和武力,每每都抽调黄河以北之地的巨额财富,拿到塞外炫耀毫不吝啬对塞外群和西域群雄的赏赐。

    这种只出不进,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举措,雷虎自是看不上眼,他不想杨广祸害了淮南和长江一北的精华地带。

    领地经济发展迅猛不假,可这是与外部环境相连接出现的?#20040;Α?

    要是单独吴国公领经济发展迅猛,而临近的淮南和江北地区变得穷困,到时候受了外部环境影响,领地的经济发展?#19981;?#21463;?#25509;?#21709;增长速度慢慢减缓。

    这?#30343;?#38647;虎想要的结果,所以在杨广和朝?#20040;?#32902;征调淮南和江北丁壮时,雷虎一连发出数封折子送到四下游荡的杨广手里。

    同时,北地三大门阀阀主,还有在南?#25509;?#26497;大利益的世家大族族长,都有收到来?#36234;?#21335;的密信。

    也不知最后怎么操作的,总之杨广不久后下旨,答应了吴国公雷虎的全部请求,并限定了时间要他迅速疏通淮南和江北一地的大运河,并明确表示等运河一通会直接坐船南下江都检查。

    “诸位,接下来就是咱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接到杨广的圣旨,雷虎冲手下文武重臣笑道:“这次,咱们一定要淮南和江北一带的民心争取过来!”

    “诺!”

    一干文武重臣满脸兴奋齐应诺,心中对于杨广还有北边的朝堂十?#30452;?#35270;。

    这种收邀民心的机会都舍得让给地方诸侯,要么就是杨广和朝堂诸公看不清吴国公的实力,要么就是他们以为这是一件劳民伤财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的坏事,干脆?#27809;?#35753;给吴国公这位大?#24213;尤?#20570;好了。

    吴国公府的效?#22987;?#39640;,得了杨广的?#24066;?#21518;一天,便有专精大型工程建设的大臣,带着一队万人规模的生产建设兵团?#23665;?#21271;上。

    ……

    “什么,吴国公的部下来得如此迅速?”

    王世充吃了一惊,瞪圆眼看向报信兵丁怒道:“希望你没有骗本官,不然要你?#27599;矗 ?

    说着,急急冲出宫监衙门去了总管府,果然扬州总管正准备找他呢。

    “王宫监,这次吴国公那边的人受由你亲?#36234;?#24453;!”

    扬州总管直接下令道:“好生招待不可怠慢,吴国公和他手下人马可?#30343;?#22909;招惹的,出了事就是陛下都保不住你,知道么?”

    王世充急忙点头应答:“诺!”

    出了总管府,王世充带着手下心腹赶赴长江渡口,看着宽阔浩荡的长江水面上,那一艘?#20197;?#30528;人员物资的大船,忍不住?#21038;?#19968;口凉气。

    好象,他昨天才接到朝廷的命令,说是要扬州总管府配合吴国公开通淮南和江北段运河。

    刚开始还?#34892;?#30097;惑,怎么开通运河的活计落到了吴国公手里?

    对于吴国公雷虎,王世充既敬且畏。

    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30343;前?#21483;的,王世充本身的实力,在一流武者中都算是佼佼者,自然知晓天下第一高手的?#33267;俊?

    更别说,吴国公领地乃是江南第一?#34987;?#20043;地,拥民六百万军队十万,全民练武底蕴深厚,可?#30343;?#38543;便什么人都能得罪的。

    王世充野心勃勃,绝对是个有心人。

    自从他抱上当今隋皇杨广的大?#30830;?#25671;直上后,对于长江对岸的吴国公领便十分关注,在过年长假期间甚至亲自?#23665;?#24863;受过那里的?#34987;?#21927;闹。

    果?#30343;?#38182;绣之地,?#19978;?#20182;却兴不起丝毫折腾之念。

    单单一家横行吴国公领地的铁门,就?#30343;?#29579;世充能够得罪得起的,更别说势力更加庞大的武盟了,谁敢在吴国公领地闹腾,面对的将是实力冠绝南方的帮派势力。

    更别提,吴国公领地人人练武,这里武风鼎盛入流好手众多,随便某个不起眼的街区或者村庄,都有可能存在入流甚?#20004;?#28246;三流,更甚者二流好手存在。

    这样的地?#21073;?#23601;算三大宗师来了都不敢轻易撒野,不然就是光拼人命,随便一城的武者,都能生生将天下另外三大宗师高手生生耗死。

    当然,借着吴国公领地的?#34987;?#36824;有他在扬州的地位,王世充私下里控制的商队,最近数年可没少大赚特赚,叫他对吴国公雷虎敬佩之余,又?#34905;?#24515;生别样恐惧。

    他这么个中层官员随便动点手脚,便能大赚特赚手里的财富?#26412;?#22686;长,整个吴国公领地的财富到底有多么惊人,?#30343;?#22269;公府高层谁也弄不清楚。

    眼下吴国公府,又展现出了极高的行动效率,叫王世充心惊不已。

    他昨天才接到消息,想来长江对岸的吴国公府就算再快,最多?#20179;?#26377;两三天的空挡。

    可就这么短的时间,对面就组织了起码超过万人的?#28216;?#20056;船?#23665;?

    王世充心中一动,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显然对面的吴国公府,是早有准备啊。

    不然,怎么也说不过去。

    短短几天时间,已对面的行政效率还?#24515;?#37327;,召集上万人马轻松得紧。

    可还有匹配的物资,以及修建运河所需的工具和?#29287;希?#37117;?#30343;?#30701;短两三天能?#30343;?#38598;完成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对?#23545;?#26377;准备。

    ?#30343;牽?#21483;王世充感觉万分不解的是,开通运河可?#30343;?#36731;松活计,没对岸的吴国公府却是抢着接了下来?

    听扬州总管透露的信息,好象对岸只向朝廷索取了足?#30343;?#37327;的粮草,甚至连银钱都没有要一分一毫,就主动揽下了延绵数百里的淮南和江北段运河开通工程,叫人感觉?#21171;?#20102;。

    王世充可不觉得对岸的国公府上下,都是脑子不灵光的蠢货。

    要?#30343;?#20854;中有着叫人看不清摸不着的巨大?#20040;Γ?#38271;江对岸的国公府才不会那么积极才是。

    王世充的脑子转动飞速,怎么都没想着其中会有什么?#20040;Α?

    “宫监,他们来啦!”

    手下一声提醒,叫王世充从思索中回神,看到官府控制的码头听下一排江船,他满脸堆笑走了过来,隔得?#26174;?#20415;哈哈大笑朝刚刚下船的吴国公府主事官员迎了上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腾讯欢乐升级老版本 双色球17142历史同期 名都国际真钱棋牌 新浪篮彩推荐 极乐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七乐彩到晚上几点停售 彩票云南十一选五 巴尔末公式规律 山东36选7历史开奖 中国足彩胜负彩网 篮球规则什么叫走步 曾道人三中三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7k7k美女真人游戏 山西11选5的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