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波澜不兴(求订阅)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波澜不兴(求订阅)

?    “老爷,咱们的人在通州看到二房的外管事周瑞!”

    另一边,大老爷接到了派往通州的人手汇报,脸上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冷笑,王夫人的手伸向通州。

    “让通州的人手紧紧盯住周瑞,不要让他有机可趁!”

    大老爷吩咐道:“先弄清楚他们的具体打算,不要打草惊蛇了!”

    周瑞那厮真是受王夫人重视,都出了几回事儿了,还能担任二房的外管事,二房这是无人可用了么?

    发现了周瑞这厮就好办了,王夫人能派出去的人手就这么一位,只要弄清楚他去通州的目的,就能知晓王夫人的具体打算。

    ?#30343;?#24076;望,王夫人不要太狠毒,要是对自家亲人下手都毫不留情的话,那她以后也别指望能讨得了好。

    大老爷不想插手府中事务是事?#25285;?#21487;他真要插手的话,就是老太太也不好阻拦,到那时有王夫人好看的时候。

    “老爷,进宫后见了大姑娘元春,要说些什么?”

    这边,邢夫人找了过来,一脸为难问道:?#38712;?#26149;问府里情况的话,要不要说实话?”

    “你不说实话,王氏就不会夸大其词么?”

    大老爷嗤笑道:“该怎么说就怎么说,用不着顾忌太多,不过嫔妃而已还唬不住人!”

    邢夫人这才放心,话说作为荣府有诰命品级的女眷,在元春封嫔后得入宫谢恩,同时见一见元春说说话,这是应有之义。

    转天,她便跟着老太太和王夫人一同进宫,见过太后和皇后,然后才到元春的宫中,见到了许久没见的元春。

    看得出来,元春对老太太和王夫人十分亲近,至于邢夫人不过是面子情罢了,打了招呼后便不再理会。

    虽然早知会是这么个情况,可邢夫人心中依旧不痛快,暗暗给元春记下一笔,打算?#28982;?#21435;后再到大老爷跟前说道说道。

    ?#21019;?#32769;爷的说法,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嫔妃罢了,狂什么狂?

    还真是如此,等元春封嫔的热闹过去,荣国府?#25351;?#20102;以往的平静,并没有因为元春封嫔,就突?#24187;?#24237;若市了。

    二房还是那个二房,尽管王夫人表现得傲气十足,可她依旧没能染指管家权,政二老爷还是五品工部郎中,也没见当今开恩升个一官半职。

    府里的下人一贯都是捧高踩低的货色,一见如此状况顿时熄了热闹,不再往二?#30475;?#28909;闹,依旧巴结执掌府中大权的大房。

    外人也瞧出了端倪,显然元春的进位很?#34892;?#19981;同寻常,不然当今再怎么小气,?#19981;?#23545;政二老爷?#30171;?#19968;二,可结果却是完全没?#23567;?

    加上京城依旧处于压抑氛围之中,众人很快就把元春封嫔之事抛在脑后,先安然度过此次风波再说其它。

    这样的状况,自然叫政二老爷和王夫人十分失望,他们心中不甘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直接跑去质?#23454;?#20170;为何不给他们?#20040;?#21543;?

    此时,他们想到了大老爷这位正二品工部尚书,想从大老爷口中探知一二详情,不然心中憋闷实在难受。

    于是,贾珠?#30452;?#25919;二老爷柃了出来,要他去大老爷的别院探一探口风。

    “大伯,不知眼下京中,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胳?#25165;?#19981;过大腿,再说了贾珠心中也有疑惑,要是能借着元春封嫔的光更进一步自是乐意,好逸恶劳乃是人之本性。

    下衙后,贾珠没有回府直接到了大老爷的别院,拜见过大老爷后直接开门见山问出心中疑惑。

    ?#38712;?#26149;晋封嫔位的时机很是微妙,这其中显然有什么状况!”

    大老爷也没隐瞒,直接道:“应该是元?#27627;?#20102;什么功劳,当今?#30171;?#20102;嫔位,这事你父母应该更加清楚!”

    贾珠满心茫然,这是什么结论?

    “回去问问你父母吧!”

    大老爷笑道:“告诉他们,这时候当今心头火气未消,可不要做什么糊涂事招惹?#35828;?#20170;,不然元春可就要?#22993;?#20102;!”

    这话,明显有警告成?#32844; ?

    贾珠心中一凛,本想继续问个究竟,却被大老爷直接挥手赶出了别院,摇了摇头带着满腹心思回了荣府。

    见到政二老爷和王夫人后,他把大老爷的话?#35789;?#19968;遍,?#37026;?#25171;量父母的神色,想要看出一点端倪出来。

    政二老爷一脸茫然,他真不知发生了什么,才让元春得封嫔位,自是满心不解不明白大老爷的话中意思。

    王夫人眼神?#20102;福?#23613;管掩饰得很好还是被贾珠察觉,顿时心中明了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探问。

    等政二老爷离开后,他这才小心问道;“母?#23383;?#26195;其中?#20498;剩俊?

    见大儿子发现了,王夫人犹豫片刻还是说出了原由:“是蓉哥儿媳妇的身份,她是先义忠亲王老千岁的外室女!”

    贾珠被惊得不轻,眼下京城为何气氛紧张,还不是因为义忠郡王的?#20498;剩?

    没想到蓉哥儿媳妇,竟?#30343;?#20041;忠郡王同父异母的妹?#33579;?#36825;样的消息把他震得头昏脑涨好一阵慌?#25671;?

    他可是知晓,最近朝中正在清理义忠郡王一党人马,要是叫外人知晓了蓉哥儿媳妇的身份,荣国府显然也跑不了。

    “母亲,这样的消息千万不要泄露出去,不然府里的麻烦就大了!”

    心中实在不托底,他还是小声提醒了王夫人一回,希望她不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不然情况可就糟糕了。

    “放心吧,母亲心中有数!”

    王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摆了摆手郑重保证道。

    贾珠没有继续多留,带着满腹心思离开了二房正院,回到自家小院什么都没有透露。

    大老爷自然不知府里发生的情况,元春封嫔对他的影响几乎没有,除了府里摆宴那日回去接待了一下宾客之外,他的生活依旧如往常那般平静。

    工部的事情早已步入正轨,左右侍郎已经把大部分事务处理妥当,需要大老爷拍板的事务,基本上都需要经过廷议才能够定下,也不需要他太过费心。

    他的日常工作,就是监督下属的具体执行情况,分派监督人员对报上来完成的工作进行最后的验收,说轻松也轻松说忙碌也算得上忙碌。

    看得出来,元春封嫔影响最大的那几日,政二老爷?#34892;?#39128;,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状态,好象随时都有可能膨胀一般。

    大老爷也没做什么,?#30343;?#35753;他把手上的活?#24179;?#26377;员外郎和主事处理,让他好好冷静冷静几天。

    显然,突然?#29992;?#30860;的工作变成无所事事的状态,让政二老爷相当不适。

    特别是等元春封嫔的影响迅速消散,他也没想象中被当今提升升迁,顿时满脑子热情消散大半,原本飘飞的心?#23478;不?#24402;正常,这时候又发现手头活计都已下放,整日了无所事事好不难受。

    “大哥,还有没有新的活计?”

    憋了几日实在憋不住了,政二老爷趁着一日上衙的空挡,凑到大老爷的车驾跟前小声问道:?#30333;?#36817;突然空闲下来?#34892;?#19981;适!”

    “手头没了活计,你不会去下面看看监督一回啊?”

    大老爷没好气道:“哪那么多活计让你干,有那么多银?#29992;矗?#20320;自己掏腰包啊?”

    政二老爷顿时灰溜溜缩了回去,不过?#37027;?#21364;是好了不少。

    大老爷提醒得很是,手头没了活计不代表他就可以轻松了,工部最重要的任务不是分派工程,而是其间的监督和最后的验收,真要忙活的话?#20852;?#24537;的时候,根本就用不着担心会彻底空闲下来。

    于是乎,政二老爷很快就忙碌起来,甚至还得出几趟远门查看手下工程的监督情况,一时忙得脚不沾地很快就把元春之事抛在脑后。

    元春封嫔几乎没给他带去什么实?#24066;?#30340;?#20040;Γ?#25919;二老爷原?#20928;?#28909;的心?#23478;?#28129;了,与其等着元春吹枕头风帮他升官进职,还不如自己好好努力一把,通过积攒足够的功劳自主晋升。

    这是与原著最大的不同之处,原著中荣府一家子,包括宁府在内都指望元春提携,为此不惜将内囊都给?#28034;?#20063;要给元春做脸。

    眼下情况不同,政二老爷虽然巴望元春的提携,可要是元?#22909;?#27861;提携的话,他还有其它办法晋升,在工部有大老爷罩着也受不了委屈,只要积累足够的功劳,谁也拦不住他往上升迁的势头。

    有了其它的选择,政二老爷自然不会把心思全部放在元春身上,对王夫人的支?#33267;?#24230;难免要小得多,使得王夫人想要染指管家权的行动十分不?#24120;?#27809;了政二老爷的鼎力支?#37073;?#26469;自老太太的助力自然要少得多了。

    王夫人心中气恼却也无可奈何,眼见政二老爷一日日忙碌起来,还要时不时的出差远行,她就算心中再不痛快也不可能在这时候添?#30860;?#20081;,不然政二老爷可是要发火的,她也承受不起。

    府里的风波,竟然就这样了无声息消散,这是谁也没能料到的事情。

    也就在这其间,义忠郡王的消息终于传入当今耳中,把当今气得够戗的同时,京城上空笼罩的阴霾气氛,?#37096;贾?#28176;消散……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23252;?#32423;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彩票软件网站 近期彩票走势图带坐标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2019年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漏洞 东北彩票论坛( 贵州快3开奖今天结果是什么 福利彩复式玩法 甘肃快三号码遗漏 幸运飞艇技巧图片 天津时时彩怎么玩 正版码报免费资料大全 老11选5杀号软件 湖南彩票双色球115期 3d试机号383历史记录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