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民武道 >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三章 必杀不可
    “没那么容易脱身的,唐砚山的深得碧落红尘刀的真髓,刀法锐气难当。他既然跟来了,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黑衣人消瘦人影不知?#38382;?#21448;到了卓不凡的身后,幸灾乐祸小声说着话。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23567;?

    萧南刚刚腾身跃出小楼,奔行不过数十?#21073;?#36523;后就有一缕锐风袭向脖颈。

    寒意直塞胸臆,?#38590;?#30475;去,就见到一蓬迷离刀光,亦真亦幻的斩到身后。

    来势快绝。

    颇有几分尘世如潮人如水的韵味在里面。

    “好刀法。”

    萧南这次不得不挡了。

    他半侧过身子,眼角余光就见到一位剑眉星目,一身青衣的俊朗青年。

    这青年鼻直口?#21073;?#27491;气凛然,眼神望来,就象望着一个死人一般。

    他显然对自己的刀法十分?#34892;?#24515;。

    一?#37117;?#20986;,就没想过得手不得手的问题。

    “没用的。”

    萧南冷笑,手中长剑锵的一声出鞘而起,身后绽开九朵鲜花,层层叠叠次第开放。

    九剑连环,锋刃急振之间,就化为八十一剑,剑剑刺在红尘刀幕的锋刃之侧,抢占?#28982;?

    刀势强横,有着斩断红尘之势。

    剑势温柔,就如春来百花盛开,刀光一斩入进去,就发出绵绵密密有如暴雨打叶声。

    一连串扑扑轻响之?#26657;?#33831;?#20185;?#24418;更快三分,向前急窜。

    长剑被刀光斩得?#35828;?#32972;部,巨力冲击之下,他的身体有如离弦劲箭一般……搂着姜玉一起,化为一抹轻烟,直扑演武场。

    此时,已经能看到石刚几?#35828;?#36523;影。

    ……

    避剑挡刀,滑不溜手,应变太快了。

    饶是卓不凡自问对萧少庄主极为了解,此时也不由得惊异莫名。

    这?#38808;裁创?#24320;方?#21073;?

    他之所以出手救援慢上半拍,倒不是?#34892;南?#35201;害死对?#21073;?#32780;是想着以危?#28526;?#36843;着藏书楼某个老人出手。

    只要姜老头一出手,消耗掉血元真气,以他八十多岁气血枯萎的现况,想要守住藏书楼,简?#31508;?#30196;人说梦。

    到时候,再想做点什么,自?#30343;?#36731;而易举。

    可是,想象很美好,事?#25377;?#19981;如他想象中那般发展。

    那位一直以来废得不行的纨绔少庄主,此时竟然如有神助,竟然三位九窍高手的突袭之?#26657;?#30828;生生搏得先手。

    王?#26377;?#21776;砚山已然出手。

    朝廷行人司知事铜章吴东升,紧缀其后。

    身后还跟着三位入窍捕头,他们连出手拦阻都做不?#21073;皇?#22312;后紧紧咬住追击,眼眸如鹰,一点也不放松。

    一逃三追,转眼间萧南就奔到石刚几?#35828;?#36523;前,他身体一错,就避开石刚冲击的身形。

    脚下丝毫不停,正要避开接踵而来的宫五、柳七、彭大海三人,?#32426;?#23601;是一皱。

    不知是?#24184;?#36824;是无意,柳七纵掠的身形就如摆动的柳丝一般,摇摇?#20301;?#30340;正好阻住了萧南的道路。

    并且,长剑微摆,脚步跌撞着,还卡死了萧南躲避的空间。

    身后一剑一刀如同附骨之蛆,锋锐之气直逼后心。

    “岂有?#27515;懟!?

    萧南的面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下来。

    对方的出手虽然十分隐秘,但身处其?#26657;?#21364;是能清楚的感应到其动作的?#26025;?#20043;处。

    “风……”

    他心念一转,身影就变得虚虚淡淡,就如融入了风?#23567;?

    此时万万挡不得了。

    高手相争,只争分毫,突如其来的陷阱,虽然?#34892;?#24847;外,但萧南也不是没有办法应对。

    既然不能正面?#29615;媯?#37027;就避实击虚,借力打力。

    尤其是,他还有着许多手段没有用将出来。

    就如那清风遁法,平日里看起来虽然?#20040;?#19981;是很大,但是,这种底层的半法术半武道,却是在许多世界都通用的。

    就象现在这个四季秘境,他也能用得出来。

    脚下停停走走,瞬息之间,萧南就化为一缕轻风,从柳七摇晃的身体左侧一绕而过。

    两人错身而过之时,萧南还不忘手腕一抖,轻轻撞了一下。

    柳七心中正微微得意之时,就感觉到肩头一重一轻,双重力道排山倒海般的冲击过来。

    他的身形再也微不住,被这股巨力一撞,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横飞气来。

    刀芒影绰,剑光如林,?#20391;?#23574;啸着,从柳七的胸前穿过。

    鲜血狂溅,他身上已经出现十七八个通透窟窿。

    ?#38712;?#20040;会这样?#20426;?

    柳七圆瞪双目,?#34892;?#19981;解的死死盯着王?#26377;?#21644;唐研山。

    咱们不是一伙的吗?

    这个问题注定不能得到回答。

    瞪圆双目的柳七,缓缓软倒,他感觉到身体如同漏了气的皮球一般,气力不受控制的倾泄。

    渐渐的四肢乏力,呼吸困难。

    “救我。”

    他使劲的呼喊着,听在别?#35828;?#32819;?#26657;?#23601;如蚊子在哼哼。

    石刚没有回头,并不清楚身后发生的事情,手中阔刀斩出横横直直三十多刀……

    刀法?#21183;櫻?#20992;光散乱,象是?#28216;?#32451;过武道的普通人一般,乱七八糟的。

    但偏偏这种刀法威力奇大。

    无论那红尘刀、落红剑如何精妙,在这斩成一团?#34915;?#30340;刀光之下,全然不得寸进。

    “乱披风刀法,竟然练到了?#28201;?#31070;不乱,刀乱意不乱的境界,不过可惜的是,如此攻势不持久。”

    唐砚山冷笑一声,见到对方也是用刀高手,更是同样的开了九窍……

    他一时见猎?#21335;玻?#20063;顾不得追杀萧南。

    而是以刀对刀,刀光如雪,噼噼?#20061;?#30340;连碰三十多刀,退了三?#21073;?#21364;是进了五步。

    他手中的淡红钢刀,越发刚?#20572;?#26025;到后来,就象大浪滔天。

    而石刚手里的阔?#26657;?#19968;套乱披风使完,刀法本身的品级差距就显了出来。

    他左支?#26131;荊?#19968;不小心,肩头就被划了一刀。

    刀刃入肉三分,直?#24179;?#39592;。

    “还不出手吗?卓总管。”

    萧南转身站定,看向那一剑如流星般刺来的王?#26377;?#24515;神却?#34892;?#39128;远。

    他看到了卓不凡紧?#19979;?#36214;赶来的身影,惊奇的发现,这一位出手完全没有表现出开得眉心祖窍的七品威风来。

    对方展现的实力与石刚差不多,同样是刚刚开了九窍的修为。

    不过,幸好他还挡住了已然?#34892;?#30127;魔的王?#26377;?

    那位怜花剑派的落红剑?#20572;?#27492;时虽然恨意森森的死死盯着萧南,却根本没办法攻击目标,被卓不凡在前一拦,就再也前进不得。

    “他用的是四季剑法。”

    萧南此时离得稍远,卓不凡石刚两人一出手,宫五和彭大海,也同时出手。

    两人合击,把身后跟来的铜章吴东升挡在前方……而那几个实力稍弱的捕头,一攻上来,就被山庄护卫围得水写不通。

    刀光棍影此进彼退,让人眼花缭?#25671;?

    萧南还没来得及出手杀人,就见到卓不凡的剑?#23567;?

    秋意阑珊之?#26657;?#31455;然透着丝丝寂灭苦寒味道。

    “他一定是学过冬之三剑的,与姜弘博所传下来的招式?#34892;?#19981;同,连剑意根本都不太一样。

    用的是秋剑,骨子里却是冬剑。

    萧南从来没有听说过,四季山庄之中有谁练过冬之三剑,由此看来,对方另有师?#26657;?#25152;图非小。

    虽然?#30343;?#21254;匆一瞥,萧南心里却是隐隐想到了一些什么。

    虽然卓不凡在出手之间隐藏了一些?#30528;疲?#19981;但隐藏了本身修为境界,更是隐藏了自己最拿手的剑法。

    若非萧南曾经练过四季剑法全套,他还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就此,他也明白了卓不凡为什么一直呆在四季山庄?#25176;?#21171;力,并且经营名声,?#31456;?#26435;力。

    一切的一?#26657;?#20854;实就是在打着其他几式四季剑的主意。

    而且,萧南还看出来了,卓不凡所学的四季冬之剑秋之剑,剑法有着奇异的灵性,出手之间,天地元气,就象长了眼睛一般的往剑锋涌去。

    转眼之间,他的剑法更强了三分。

    “大胆鼠辈,竟敢?#30475;?#22235;季山庄刺杀少庄主,该死。”

    话音一落,他的剑光,就刺出一片霜花。

    空气中透着肃杀寒冷气息,追来的王?#26377;?#21776;砚山和吴东升三?#35828;?#36523;形齐齐一顿,就停在原地。

    首先就是唐砚?#21073;皇?#21018;一刀劈出,躲闪不及,被斩成两段。

    再接下来就是吴东升,身形停滞的瞬间,一剑寒光冷冽,嗖的穿过他的咽喉。

    却是卓不凡。

    “好。”

    四周众护卫发出一阵彩声。

    王?#26377;?#35265;到这情况,再也顾不得追杀萧南。

    想也不想的,身形倒纵腾身,足尖点在树梢屋瓦之上,就要退走。

    这一刻,竟?#24187;?#20154;去追。

    他正在庆幸之间,后心就是一凉。

    半截剑尖?#26377;?#21475;透了出来。

    他转头一看,眼中全是不可思议。

    却是萧南,不知?#38382;保?#24050;然绕到了他的身后,轻轻松松一剑刺出,刺穿王?#26377;?#30340;心脏,毫不费力。

    “他怎么跑到我身后的?#20426;?#29579;?#26377;?#24819;不明白,他的眼前一黑,思绪已然停止。

    “来袭敌人,出头串联的想必就是你,既然已经结下深仇不可解开,那当然杀了最好。”

    萧南笑了一声,抽出长剑,抖落血水,抬?#39134;?#28145;的看了卓不凡一眼。

    该杀的不杀,不该杀的反倒是杀了,如果是别人或许认为这是阴差阳错。

    萧南却知道,对方其实是故意的。

    卓不凡实力当然不只表现出来的这么一点,他真想尽力出手,这三人一个也逃不了。

    但是,真说起来,唐砚山本来跟四季山庄无仇无怨,只不过?#21069;?#26379;友助拳,如今被杀死,这倒也罢了,无非就是需要面对这?#35828;?#24072;父红尘刀陌白,一个外景高手。

    如果说唐砚山完全不必要杀,那么铜章捕头吴东升,就是不能杀。

    最好是直接放掉。

    一杀就会捅了马蜂窝,因为对方代表的就是如今的朝廷。

    至于王?#26377;?#21364;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的。

    这人出身怜花剑派,交游还广阔……

    如果不杀了此人,不但可能会引来外景高手,更可能拉来很多人一起围攻。

    在他心里,对萧南是真真正正的有着夺妻之恨,完全不可调和。

    如果这一次放他走,对方并不会感恩戴?#25314;?#32780;是变本加厉的请人来攻。

    所以,这人必杀不可。

    ……?#34892;?#39118;雨官场,小小zzg杀神打赏。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38476;?#21319;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足彩计划推荐 北京pk10有什么技巧 中超最贵外援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台大全 山东十一选五走 河南幸运武林 泳坛夺金三不同 彩客网足彩比分直播 高频彩实战攻略技巧 百人牛牛天地玄黄规律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 30个平码复式三中三多少注 竞彩体育直播 浙江体彩20选5复式对 北京快速赛车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