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节 融入
    齐鲁这边没有什么熟人朋友,既是坏事儿,也是好事儿。?#19987;J?#19987;J,

    坏事儿当?#30343;恰?#23396;苦伶仃?#20445;?#23396;独寂寞就难免了,好事儿却是清净清闲,可以足够多的闲暇时间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比如看看一直没有静下心来看完的书,又比如夜间一个人悠哉游哉的饱览泉城胜景。

    省委办公厅征求了陆为民的意见,帮陆为民就在省委附近租了一套房。

    小区不大,房屋历史也有几年了,房子面积不大,九十平左右,这也是陆为民要求的,三室一厅,原来屋主装修过的,装修?#27809;?#25402;不错。

    苏燕青带孩子过来的机会不多,估计一年也就是那么几趟,暂时住一住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地方胜在清静,环境也不错,闹中取静,陆为民很满意。

    泉城房价在2004年以前还是比较平稳的,但是进入2005年以后进入了一个快速上升期,进入今年后由于国家各路政策出炉打压房价,泉城房市又进入一个调整期,但这也?#30343;?#26242;时的。

    不过总体?#27492;担?#30446;前泉城的房价还不算太高,五六千块钱一平应该可以买到比?#38386;?#20202;的地段位置。

    午睡起来,陆为民又夹着包出门,捐赠座谈会是下午三点半,陆为民两点二十出门,十分钟到办公室,看看文件,读读报,品品茶,精气神都能得到很好的调剂。

    有时候陆为民都觉得怎么自己以前?#27704;?#27809;有感受到过这种闲适工作生活的滋润味道,现在细细品来,还真有点儿恋上这种感觉了。

    北二路属于老城区?#34892;?#21306;域了,省委位于这个位置也好也不好,交通方便,但是难免堵塞,不过对于步行的陆为民?#27492;担?#23601;是太合?#20160;?#36807;了。

    五分钟即可走到省委大?#22909;?#21475;。期间还可?#38405;?#20221;《齐鲁早报》看一看,相当的闲?#30465;?

    座谈会开得很热烈,几?#24187;?#33829;企业家都做了十分慷慨热心的表态,而几位学生代表和教师代表也很质朴真实的介绍了学生的现实状况,双方都非常满意,而韩三童的出席无疑让整个座谈会更加富有意义,起码陆为民是这么认为的,自己这个省委常委/统战部长?#36739;?#22312;?#22815;?#26412;上没怎么亮相,要让齐鲁老百姓认识,估计还得要些时间。

    当然这可能也和自己担任的这个职务有一定关系。估计如果是组织部长或者宣传部长,自己怕是早就被人所知了。

    “为民,适应过来没有?”韩三童没有理睬秘书很隐晦的看表动作,笑着和陆为民并肩而行,“我去过昌江,也去过宋州,咱们齐鲁金秋时节气候可比昌江强,干爽宜人,不像昌江。这会儿都还有点儿秋老虎的杀气吧?”

    “还行,泉城秋天气候不错,不过我估计冬季都?#34892;?#38590;熬了吧?”陆为民含笑回答道。

    “错,老舍先生的《泉城之冬》这么有名气的文章。你没读过?绝对让你乐不思蜀。”韩三童大笑,“泉城?#30343;?#20140;城,完全不一样,呆一季你就知道了。咱们齐鲁的气候真心不错。”

    “也是,我以前还真没怎么来过齐鲁,?#30343;?#36335;过。按照韩书记的说法,京城我都能呆得惯,那泉城肯定没问题。”陆为民也很大方的回应道。

    “嗯,不行今年把你媳妇儿也带到泉城来过春节,保准一下子就能?#19981;?#19978;泉城。”韩三童有着齐鲁人特有的豪爽大气,“到时候到我家来吃饭,饺子管饱!”

    陆为民也?#34892;?#20048;了,这位韩书记还真有点儿意思,“行啊,韩书记,那我可就先预定了,看来嫂子的手艺不一般啊。”

    “那没的说,咱们齐鲁人嘛,鲁菜一绝,几个拿手的,保管你把舌头都能吞肚里去。”韩三童乐呵呵的道:“对了,你现在午饭和晚饭怎么解决?”

    “韩书记,?#30343;?#20799;,我这人不讲究,食堂里对付就行,?#30343;?#20799;出去,这北二路一带饭馆可不少,饿不了我。”陆为民赶紧道。

    两个人边说边走,一直走出走廊,“为民平时休息时候有什么娱乐?”

    “嗯,我这人没啥特别,有时候看看书,有时候出去走走,泉城的风景我早有耳闻,所以这段时间下班吃了饭之后,我都要出去转一转。”陆为民不太明白韩三童的意图。

    “唔,我听说你在宋州也很支持足球运动,宋州华廊是昌江唯一一支职业球队,不过好像成绩不太好,周末咱们齐鲁能?#21019;?#22823;连实德,一起去?”韩三童笑着邀约。

    “好啊,今年咱们齐鲁能源铁定夺冠?#30343;牽?#30475;场赏心悦目的球赛,也能让定了,我可没票,就赖上您了。”

    陆为民当然不会拒绝,无论是对各方有意示好,还是别有用心,陆为民对抛过来的橄榄枝都必须接着,自己在齐鲁孤立无援,韩三童?#20040;?#36824;是杜崇山和尚权智打过招呼的,虽然对这?#30343;?#22996;?#31508;?#35760;并不太了解,但是这样一个逐步了解和融入齐鲁官场的机会,陆为民自然乐于接受。

    “呵呵,行啊,到时候我给你电?#21834;!?#38889;三童乐呵呵的道。

    *************************************************************************************************************************************************************************************************************

    从民建齐鲁省委回来,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和常务副部长尹益民/郭?#35828;?#30740;究了接下来的几个单?#22351;?#30740;工作之后,陆为民就欣?#24266;坏?#19979;班准?#23500;?#23478;了。

    路上接到了苏燕青的电话,聊了一会儿,窈窕也和?#32844;?#35828;了一阵,让陆为民倍感亲情的可贵,一时间竟然有点儿想要利用周末回京的想法,但是想想已经和韩三童约好看球赛,也只有作罢了。

    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28216;?#35265;过,陆为民没有理睬。

    来齐鲁之后,陆为民的手机也?#22351;?#19981;换了号码,?#26247;?#34429;然可以漫游,但?#26247;?#38548;省了,始终不太方便,所以陆为民也就换了一个齐鲁本地手机号。

    电话响了一阵之后,终于消停了,但很快又响了起来。

    陆为民看了看,居?#30343;?#26460;玉琦的电话,这让有点儿小激动。

    杜玉琦当?#30343;?#26089;就知道了陆为民调任齐鲁省委常委/统战部长了。

    实际上这种事情也瞒不了人,中央下文当天,陆为民调任齐鲁担任省委常委的消息就在同学圈?#27704;?#20256;遍了。

    86届岭南大学齐鲁籍的学生不算少,但是真正相互之间有往来联系的却不多了,像前年校庆的时候,杜玉琦知道齐鲁籍去参加校庆活动的也有十几个,不过大家既不同?#25285;?#24179;时也是各有各的圈子,所以联系并不算密?#26657;?#21482;不过在同学会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了一起罢了。

    就像昌江籍86届岭南大学毕业的也不少,但是陆为民却几乎和这些同学?#30343;?#20040;往来,不同?#25285;?#20197;前也没有往来,那也就注定了不可能在人家飞黄腾达之后你才来想烧热灶,除非你有特殊关?#36947;创?#26725;。

    像苏彤和顾天来,苏彤的忙,陆为民帮了,但那更主要的是陆为民觉得苏彤这个同学在毕业十多年后依然心地明净,很适合花幼兰,而顾天来就显然要世故得多,所以在顾天来的事情上,他?#30343;?#27973;尝辄止。

    后续的事情,顾天来肯定会找已经成了花幼兰秘书的苏彤,但陆为民也提醒了苏彤底线,帮同学忙可以,但要有分寸,更要有底线,好在苏彤也?#30343;?#31946;涂人,心地明净不代表单纯,很多问题上,苏彤还是看得很准的。

    接通杜玉琦的电话,听到杜玉琦的声音,陆为民心地反而平静下来.

    “为民,你在泉城?”

    “是啊,北二路,别告诉我你也在这里,那我今天晚上可算是找到饭局了。”陆为民笑着打趣。

    “你别说,我还真在北二路附近。”杜玉琦似乎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下,这才道。

    “哦?你回泉城了?”陆为民也?#34892;?#24778;讶,杜玉琦现在办公地在沪上,华民基金会现在摊子也铺开了,同时启动了好几个项目,涉及到黔/川/甘/青四省,前一段时间杜玉琦去黔省那边联系工作,陆为民也专门给安?#38470;?#25171;?#35828;?#35805;,请他帮忙协调联系一下,杜玉琦后来还专门打来电话说幸亏有安?#38470;?#30340;电话,不然华民基金会在黔省的第一炮就要受阻。

    ?#30343;?#35828;你抱着一腔热血满心好意就能办成事儿的,涉及到基金会资金使用的问题上,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配合,很多事情往往就会变味,甚至到后来就是好心办坏事儿,最后?#23396;?#19981;了好,在这一点上没有?#30475;?#30340;基层政府组织协助,在ngo社会组织力量还很单薄的时候,更容易出现这些问题。

    啥也不说,还是求票!(未完待续。。)u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23047;?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38476;?#21319;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21705;就?#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 十三水最大的牌图片 彩票中奖一亿怎么领奖 广西快3中奖助手下载 谁有天津时时彩网投平台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e乐博线上娱乐加盟合作 7966一尾中特网站 快乐飞艇计划 21点扑克牌加减乘除 北京单场中奖规则 河北快3大中小走势图 千纸鹤精品四肖中特 016组选的关系 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