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一节 超出想象(补更!)

正文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一节 超出想象(补更!)

    和包泽涵的会晤让陆为民心情很不错,但是与魏如超的见面,却让陆为民好心情顿时被破坏了。、ybdu、

    两个小时的会晤,魏如超向陆为民汇报了泽口现在的情况。

    对泽口的情况陆为民有所了解,但是并不够详细,当魏如超谈了他这半年多县委书记的感受和了解之后,陆为民感觉到泽口更像是七年前自己刚到宋州时对宋州的感觉。

    泽口问题很多,按照魏如超的说法,涉及到多个领域,归纳起来三方面。

    一是干部纪律作风涣散,因为前几年里书记县长走马灯似的换,而且前一任书记县长相互攻讦,一个坐牢,一个黯然落幕,所以使得局面更乱。

    二是基本上没?#34892;緯上?#26679;的产业格局,既无规划,也无实?#24066;?#30340;动作,可以说一切都需要重来。

    三是贪腐情况隐晦而蔓延,风气非常差,魏如超到泽口半年多时间,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起码拒贿二十?#25105;?#19978;,?#34892;?#29978;至根本不知道是谁送的,这在科级干部中尤为突出。

    第三方面其实是第一方面衍生出来的,但是魏如超单独列出来汇报,足见其?#29616;?#24615;。

    陆为民问过泽口县纪委的情况,魏如超的回答是纪委书记周伦生是只求独?#30772;?#36523;的聪明人,所以才能在几任风波?#24418;?#34987;波及,但是独?#30772;?#36523;也就意味着根本不履职,使得泽口这种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现象普遍蔓延,也因为这种普遍性,所以当地干部对这种情况也见惯不惊,甚至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了,你要想提拔,如果不跑不送,反而成了稀?#31508;?#20799;。

    即便是魏如超现在的表现,在很多人眼?#23567;D且?#26159;因为魏如超地皮子还没有踩热,属于观察阶段。

    几种情况交织在一起,使得泽口情况相当糟糕。

    魏如超甚至谈了曲建东的问题,认为曲建东之所以翻船,?#30343;?#22240;为他贪贿太厉害,而是因为他作为外地人,自己不太检点,而且没有分清楚“朋友和敌人”,所以才被常明宇抓住了把柄,一举掀翻。而相比之下他的那点数额甚至远不及?#34892;?#20154;。

    魏如超毫不讳言的谈了曲建东之所以翻船是因为常明宇的发力,而非所谓纪检部门的作为,是因为他认为曲建东作为县委书记收点钱在泽口被认为是毛毛雨,根本不算事儿,大家都在收,一个县委书记?#30343;?#25165;奇怪,曲建东收钱却没有分清楚对象,被人来了一招黑虎偷心,所以才翻船了。

    能得魏如超这种评价。陆为民也能感受到魏如超的无奈和焦躁,这也就意味着泽口的风气已经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之所以以前宋州市委里边没有感知到,主要还是因为以?#38712;?#21475;县委县府基本上都是本地干部。所以一般斗争都还能控制得住,没有捅开了来。

    这个局面从宋州市委让曲建东到泽口担任县委书记开始被打破,宋州市委开了一个外派干部进入泽口担任一把手的先例,而常明宇作为本土干部却又未能接任县委书记。本身就不服气,而后齐太祥又空?#20992;?#26469;担任关键要职县委分管党群?#31508;?#35760;,这一系列动作破坏了泽口原有的较为“默契”的政治生态。使得斗争陡然间激烈起来。

    常明宇以为他把曲建东搞掉,他就可以上位,重新恢复泽口的平稳,哪怕还有齐太祥这个外来户,只要他掌舵,也应该把局面控制得下来,以?#38712;?#21475;也不无外来干部在泽口工作几年之后,然后逐渐“融入”到泽口的政治生态中去的先例,曲建东从其表现来说,原本是可以“融入”到泽口中去的,但是他却挡了常明宇的路,所以才?#23433;以?#27602;手”。

    魏如超应该是在泽口很花了一番功夫的,否则不会把情况了解得这样详实。

    和曲建东不一样,魏如超到了泽口之后,表现得很?#20599;鰨?#19968;直没有?#39759;?#21160;作,?#30343;?#29087;悉情况,而且和本土干部相处似乎也很融洽,很有点儿相安无事的状态,所以这一段时间里泽口?#19981;?#31639;平静。

    当然,平静也意味着?#30343;?#20040;动作,按部就班,所以泽口的经济增速也就一直和梓城?#28067;?#20840;市倒数一二,上半年经济增速比全市平均增速还要低四个百分点。

    ***************************************************************************************************************************

    回到家里的陆为民心情很不好,他意识到自己还是把宋州的情况想得太简单了。

    来宋州之前,他有一些预估,华东软件园和经开区的事儿是摆在明面上的,但是内部深层次的问题是当下宋州干部精神状态存在问题,这需要扶正祛邪,重新凝聚民心?#31185;?#36825;个他也有一些思想准备。

    但是没想到来宋州第一天,宋秋高速公路出的问题就吓了他一身冷汗,现在市里边就宋秋高速公路事?#23454;?#26597;的基本情况已经出来了,也就是说下个星期就要进入实?#24066;?#30340;处理阶段了,这里边牵扯到多少人和事,他很清楚。

    他已经接到了几个电话,很旁敲侧击的询问宋秋高速公路项目建设的事儿,他都以市政府那边在调查,?#24418;?#20986;结论为由推了,但他知道最终是推不掉的,一旦秦宝华在那边发招,那么压力很快就传递到自己身上,到时候也就是该自己出面的时候了。

    这边市政府?#37096;?#22987;拿出计划,准备要和几大银行进行交涉,另外市府办和经开区也着手与拓扑方面进行最后一次接触,算是做到仁至义尽,如果拓扑方面真的还是软硬不吃,那么市政府方面也就要按照预定的方案进行操作,彻?#23383;?#27490;与拓扑方面的合作,彻底?#29616;够?#19996;软件园项目,重新考虑经开区的定位,并开展工作。

    这一系列工作相当繁复,而且细节相当庞杂,需要准备足够多的资料,并且需要专业法律人士来协助处理,陆为民也像秦宝华建议,现在都讲求法治社会,那么市政府也不能随心所欲,一切要按照法律来走,避免被人抓住把柄,无论是和拓?#24605;?#22242;还是和几大银行的交涉,以及在交涉无果之后要采取行政手段或者法律手段,都一定要在法律上站住脚,因为这个情况处理不好,极有可能要推上法庭。

    秦宝华?#19981;?#26412;认同这一点,当然可能在感受上没?#26032;?#20026;民想得那么远,但是陆为民却很希望以此为契机,作为全市上下的一场普法课,哪怕是为此付出一些代价,陆为民觉得都是值得的。

    同样,华东软件园还牵扯到大量基础设施建设的工程款项支付问题,如果按照当初的合同?#32423;ǎ?#36825;些基建项目的工程款项都应当由拓?#24605;?#22242;支付,但是现在拓?#24605;?#22242;显然已经丧失了两千多亩土地的控制权,他?#21069;?#36825;些土地抵押给银行,同时这些土地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建设都?#24418;?#24314;成,这使得这些土地价值被极大的压低了,目前这些工程建筑商背后其实也有银行在背后助力的影子,因为一旦政府拒绝支付工程款项,那么这些土地的开发将无从谈起,而后续的基础设施建设无法继续推进,那么这些得不到开发的土地也将沦为和农田一样的荒地。

    这种唇齿相依却又相互制约的关系使得银行和政府以及拓?#24605;?#22242;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对立三角体,而拓?#24605;?#22242;地位的?#31508;В?#20351;得这个死结难以打开,按?#31456;?#20026;民的想法,如果拓?#24605;?#22242;真的无法承担起自身责任,那么宋州市政府应该考虑和银行尽快达成妥协,让拓?#24605;?#22242;出局,有政府和银行两家来接手这个摊子,实现利益的重新分配,当然在这个利益分配中,也将是一场艰难的博弈,但无论如何这也要比就这样一直拖下去强得多。‘

    这是一个连环互动的工作,相当复杂而靠手艺,按?#31456;?#20026;民的想法,无论是他或者秦宝华都不太可能把主要精力搁在这上边,所以陆秦二?#35828;?#24819;法都是尽快确定常务副市长人选,由常务副市长来牵头负责此项工作。

    一旦解开了华东软件园的这个包袱,那么经开区的重新定位,产业的再培育,都将纳入议事日程,这一连串的动作所牵扯的工作量相当大。

    看见陆为民?#25104;?#38452;郁,虞莱也?#34892;?#24778;讶,她是很少看到这个男人脸上能露出这种表情的,尤其是与工作相关,印象中,这几年里,他回来都是谈笑风生,即便是有什么烦心事,也总是能够很好的压在心底,极少显现出来,而今天,好像这个男人情绪特别不好。

    ?#38712;?#20040;了?宋州的情况真的就这么糟糕?”虞莱大马金刀的叉腿一屁股坐在了陆为民腿上,双?#32844;?#24537;按摩陆为民的太阳穴减压,“我觉得宋州这几年情况很不错啊,连我们公司也都经常接到宋州那边的活儿,去宋州表演。”

    昨天有事,争取这两天慢慢补上!(未完待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36136;?#36234;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25472;排?
?#21482;?#31449;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澳洲幸运5开奖公正吗 六合彩二肖中特 140期118心水论坛 排三组六3码遗漏统计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体彩排列三绝杀一码 好运快3彩票怎么玩 山西11选5前三基本走势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360 华东15选5晚上几点开奖 七星彩走势图坐标 nba比分直播qiutan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 p3开机号码p3试机号码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