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十二节 秘书,心结

正文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十二节 秘书,心结

    敲门声响起来,两人都楞了一下。

    顾子铭和蔡亚琴住的是宋城区政府宿舍,不算大,小两室一厅,八十年代中期的房子,这在宋州市区里边已经算是相当可观的了,除了市级机关和宋城、沙洲两个主城区级机关外,其他这种刚结婚的小两口是根本别想分到房子的,当然这也和顾子铭和蔡亚琴结婚时间比较晚有一定关系。

    蔡亚琴去把门打开,却看见自己公公顾天平和自己父亲蔡立好都站在门外边儿,吃了一惊,赶紧把三个人让进来,“爸,怎么你们都来了?快请进来。”

    “这?#21019;?#30340;事情,我能不来么?#20426;?#34081;立好一步踏了进来,看了一眼?#34892;?#23604;尬的顾子铭,“你爸给我打?#35828;?#35805;一说,我就赶紧说我们一道过来,怎么,子铭还?#34892;?#24819;不通这层?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知道为这个秘书得有多少人打破头?#20426;?

    “是啊,子铭,你爸说得对,这是多好的机会啊,陆市长如日中天,前程不?#19978;?#37327;,你跟着他不说前途无限,就算是跟着他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哇。”顾天平也接上话,?#25226;?#20809;放长远一些,不要只盯着区府办这个?#31243;磷永鎩!?

    “爸,我?#30343;?#37027;个意思,……”顾子铭?#34892;?#23604;尬的解释,“卢区长?#30343;?#21644;我说了一下这件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哪里想得到?#25970;?#22810;?#20426;?

    “子铭,你爸我和亚琴她爸都是在区里厮混了这么多年的,不管是宋城还是沙洲,这区里的水深着呢,卢区长现在的确很看重你,就算是你年底真的能担任副主任,那又怎么样?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有几个?四个吧,加上你,就得有五个了,打磨两三年之后还不一定能轮到下乡的机会,就算是下了乡,当个乡镇长,还得熬几年才说能蹦到书记位置上,再几年,才有往局行里钻的机会,这杂七杂八一算,起码也是挨边儿十年时间,那还得要顺顺当当,领导看?#35828;?#24773;况下才行,稍不注意,让你在乡镇里挪个圈儿,十几年就过去了,你今年都三十了,这一混四十几,现在都讲干部年轻化,四十几能不能往副处级以上走,就很难说了。”

    顾天平没?#25512;?#36827;来话匣子就刹不住了,一股脑儿劈头盖脸就是浇了下来,“这样的好机会,也是卢区长真心看得起你,才给你提醒,我通过市府办那边熟人问了问,现在搁在市府办那边的人选都有好几个了,除了市府办的一个外,还有两个分别是沙洲区府办一个以及一个市委统战部的小伙子,都是人中之龙,个个背后都有保荐人!也正是因为这几个人背后关系不一般,所以才让段秘书长作难,干脆一个都没有给建议,结果才有现在你的机会!”

    “爸,子铭是想做点实事,当秘书……”蔡亚琴见公公怒气难抑,赶紧替自己老公解释。

    “你们年轻人懂什么?当秘书就?#30343;亲?#23454;事了?就这想法就是错误的,我告诉你,当秘书要求高了去,你以为就是会写两篇文章,手脚勤快,脑子机灵会来察言观色?#25970;?#31616;单?#20426;?

    蔡立好没好气的打断女儿的话头:“你要只想在秘书这个职位上混几年,我刚才说那几点你做到了也就够了,你要想在秘书这个职位上学点儿真本事,长点儿真见识,就我说那几点,还?#23545;?#19981;够!你以为领导都是?#25970;?#22909;当的,你爸自认为在区里文宣系统算是能人了,但走出去一看,你才发现谁都不比你差,谁都不比你笨,你能想到的,人家也能想得到,你能做到的,人家比你做得更好!所?#38405;?#29240;?#22312;加?#20960;把刷子,但是还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在文化局这个?#26412;?#38271;位置上坐着。”

    ?#29240;?#20110;子铭,你行不行,能不能比你爸他们强,还得要看你日后自我的打磨锻炼,但是我要告诉你,给领导当秘书,不仅仅是一个近水楼台?#25970;?#31616;单的事儿,学着领导怎?#21019;?#29702;事情,解决问题,那里边学问大着呢,不要以为别人能做的很简单,你也能行,真正到了真刀真枪轮到你上的时候,你就这里边不一样了,所以这一次机会你绝对不能错过。”

    顾子铭和蔡亚琴当然也知道自己父亲肯定是为自己好,而且这般苦口婆心的劝导,肯定有其道理,俗话说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姜是老的?#20445;?#20182;心里本来就?#34892;?#25343;不准,此时顿?#26412;投?#25671;起来。

    “爸,陆为民骤登高位,会不会根基不牢,万一出点儿啥事儿,子铭会不会受影响?#20426;?#34081;亚琴?#32844;?#39038;子铭的另一个顾虑说出来。

    顾天平和蔡立好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缓缓道:“坐在家里还有可能地震呢,做事儿哪能没有风险?陆为民虽然年轻,但是走的岗位却不少,既在最基层干过,也给领导当过秘书,在县处级岗位上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下来,我觉得很多人都只看到他年纪轻,但是却没有看到他换了多少个岗位,每一个岗位的表现都可圈可点,如果?#30343;?#25285;心这一点,我觉得是杞人忧天。”

    “子铭,我只问一句,你是?#30343;?#35273;得陆为民和你与亚琴的同学是男女朋友,所以觉得?#34892;?#39068;面上搁不下来?如果?#30343;?#36825;一点,那我要说,完全大可不必。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各人境遇不一样,自然造化也就不一样。如果你要纠结于这一点,那只能说明你的心胸不够宽广,如果换了是我,我不但不会因为这一点而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恰恰相反,?#19968;?#35201;利用这层关系去尽量争取这个机会,力求?#25237;苑浇?#31435;起一个更融洽密切的关系,这才是你需要做的!”

    蔡立好盯着顾子铭阴晴不定的面部表情,沉声道:“雷区长在区文化局当普通干部的时候,我就是?#27801;?#20102;,他见着?#19968;共皇?#21898;蔡?#27801;ぃ?#29616;在呢?人家都是区长,是书记了,难道我就接受不了,见了他就觉得不自在?笑话,那才是真是小鸡?#27973;?#20102;,你顾子铭的心胸就这点儿?比针尖芝麻都不如?!”

    岳父一连串的话语让顾子铭脸真?#34892;?#21457;烧,不能不说蔡立好的话说到了顾子铭内心深处,陆为民?#20154;?#36824;小一岁,这也就罢了,可还和甄?#21152;心?#31181;关系,虽说读大学时顾子铭没有追求过甄婕,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曾经对?#31508;?#29677;上的这朵娇艳欲滴的鲜花仰慕过的,?#30343;?#29956;婕那时候一门心思扑在学习考研上,心无旁骛,不少人去追求都是碰了壁,所以顾子铭也?#30343;?#24515;里想想,后来更是和甄婕的闺蜜蔡亚琴好上了,就再无复有此意。

    但是现在却要让自己去给甄婕的男友当秘书,这对他来说怎么都觉得?#34892;?#36817;乎于侮辱一般,尤其是在自己明明还有一个选择项,那就是年底自己就可以当区府办副主任了。

    但先前父亲的话也打动了他,按照宋城这边的惯例,区府办副主任一般干的时间不会太长,两到三年,最长不会超过四年。

    而区府办主?#25105;泊永?#27809;有从区府办副主任直接转正的,百?#31181;?#19971;十都是从某个重要乡镇或者街道办的党委书记转任,还有百?#31181;?#19977;十可能就是从某个局行一把手转任,副主任下一步去向如果?#30343;?#24180;龄太大,一般?#36947;?#37117;是到乡镇或者街道升任乡镇长或者街道办主任,然后才算是一步一步打熬资历,从乡镇长、主任到书记,然后在书记位置上就要看机遇了。

    机遇好,也许两三年就能到某个局行当一把手,运气不好,书记位置上挪几个地方都有可能,曾经就有一个三十八岁就当党委书记,一直到四十八岁,还在某个乡镇当党委书记,换了三个地方都未能进城。

    到了区级部门,还得要看机遇,要想上副处级,区府办主任,财政局长、交通局长、计经委主任这几个位置是最容易突破的,农业局长曾经也是热门口岸,但是现在黯淡了,要实现从科级干部到副县级干部的?#31245;荊?#20854;难度不比鲤鱼跃龙门小。

    这也是最为让顾子铭纠结的,给常务副市长当秘书,三五年内上正科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如果老板发展的好,当秘书如果觉得羽翼丰满了,或者老板有意要放你出去单飞了,当个副县长?#30343;?#20160;么太难的事情,这比起在下边苦苦打熬?#21364;?#19981;知道机会会多多少。

    “看看黄俊青的秘书,跟了黄俊青几年,黄市长就这样离开宋州,他的秘书?#19981;?#23433;排到麓溪当副区长呢。杨永贵的秘书不?#33485;?#20256;说要到市物价局去当?#26412;?#38271;么?#20426;?#39038;天平意犹未尽的补上一句,“难道说陆为民的造化连黄俊青和杨永贵都还不如?#20426;?

    老爸的一句话让顾子铭怦然心动,是啊,连黄俊青和杨永贵的秘书都能挣到这样的位置,自己难道还不如他们?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连码不断是什么意思 重庆幸运农场公式计算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死或生沙滩排球2 平码四中四复式计算器 福利3d开机号与试机号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 139彩票网 qq三张牌退游戏币 万达二分彩规律 体彩141期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1 江苏快3二同号码和值推荐号码 500w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