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四十四节 敌人,盟友,朋友

正文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四十四节 敌人,盟友,朋友

    一个星期下来,陆为民已经逐渐适应了宋州这边的工作生活节奏。

    宣传部长这个职位说清闲,也清闲,说忙碌,也忙碌。

    说重要,掌管舆论喉舌,关乎意识形态,再往深里说,那就是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正当性以及稳固性,当然重要;说不重要,既?#30343;?#31649;人,也不管钱,从现实角度来看,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一个举手常委。

    在某种程度上或者在很多人眼中,宣传部长的重要性甚至还不及秘书长这样通达四方八面玲珑的角色,至少秘书长在与市委书记的关系密切度上就要比宣传部长高得多。

    一杯茶、一张报纸的生活好像有点儿挖苦人,但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几个主要部门的调研之后,陆为民又开始蹲窝了。

    外边人都在传言陆为民的低调和在丰州时完全不一样,当然所处位置和环境都变了,可能会有一个适应过程,但是江山易改,本?#38405;?#31227;,陆为民昔日在双峰、阜头时的表演在宋州这边也并非无人知晓,这变化太大了一些,也让很多人感到奇怪。

    沈子?#26131;?#38376;来问过,尚权智也在陆为民汇报调?#26143;?#20917;时很含蓄的问及,童云松也在和陆为民交换意见时聊起过,当然也包括市委?#31508;?#35760;、市长黄俊青也和陆为民“畅谈”了一番宋州的发展前景,陆为民的表现都是中规中矩,没啥特别。

    陆为民不认为自己这样的表现有什么不对。

    作为宣传部长,你上?#25105;?#22987;就想要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可能么?当然不可能,对于自己这样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副厅级干部来说,与其去做那些见不到什么效果的面子活儿,惹来的多半都会是一些非议,还不如老老实实就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坐观。

    当你没那个能耐去插手过?#36866;保?#20320;最好的做法就是静等。

    一个多星期下来,陆为民并非毫无收获,至少他清楚了自己的敌人,并开始寻找盟友和朋友。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而搞清楚这个问题,有助于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通过这一个星期,陆为民基本上能搞明白了一点,就全市这个层面来说,虽然似乎还?#34892;?#28151;沌,但是壁垒?#32622;?#20043;下,已经容不得自己选择,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自己都义无反顾。

    但是从自己分管这条线来看,敌人或者说目标,也一样在慢慢浮出水面。

    文广宣这条线上,没有多少人对贝海薇有好感,陆为?#31353;?#26512;过这个情况,认为原因有几条。

    第一,贝海薇很漂亮,从播音员起家,十年干到局长位置,这里边猫腻有多少,知道内情的人应该不少。这样一个鲜嫩水灵白菜被猪拱了,没资格拱的,或者有资格拱却没能拱到的,心里都不会舒服,有一些敌意很正常,而这颗白菜?#36824;?#20102;也就罢了,现在居然爬到一些猪们的头上拉屎拉尿,而?#19968;?#22312;继续被某个大猪拱,恐怕心态失衡的人就比较多了,除?#22235;切?#33719;利者。

    第二,贝海薇能力有限,单凭床上功夫,可以让某头大猪满意,但是要想让下边小猪们个个都满意,肯定不现实,而现在大猪代表的猪群正在面临来自另外一群猪们的挑战,而且表现出了颓势,这就更加重了小猪们想要把这颗白菜拱下来的心思。

    第三,广电大楼的建设严重的挤占了文广宣这条线的资金预算,也严重的损害了各部门的根本利益。

    由于宋州市财政的现?#36947;?#38590;,财政预算不得不采取包片方式,文广宣这条线的预算经费基本固定,而广电大楼每年都要投入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资金,这使得财政在预算这一块时不得不有意识的?#39038;?#25991;广宣这条线各部门单位的基本预算,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最初对于广电大楼的规模和档次,就曾有过很大争议,不少人就认为广电大楼在设计建造上好高骛远华而?#30343;担?#20005;重超出了宋州目前的经济实力,但是这个意见?#24187;?#20061;龄直接否决,仍然启动了这个项目,也才使得这几年里文广宣几个部门单位都为此付出了节衣缩食艰苦过日子的代价。

    而广电大楼恰恰又是贝海薇亲自抓的,而?#31227;?#20511;着她和大猪的关系,使得财政资金源源不断的注入这个项目,而其他经费想要在财政局那边顺利拨到,那就是难上加难,这更加深了大家对贝海薇的敌视态度。

    综上所述,可以确定贝海薇会成为近期陆为民的敌人,文广宣这条线上广大人民群众的敌人,自然就是陆为民的敌人,而打倒广大人民群众的敌人,就可以赢得民心,这个道理就这么简单,而现在需要的就是合适的时机。

    敌人已经确定,那么要打倒敌人,陆为民刚来宋州,人生地?#30343;歟?#21333;凭他自己,当然无法做到,那么就自然需要盟友和朋友。

    盟友是指有着共同利益,相互需要,在身份地位上差距不大,可?#36234;?#25104;一条战线,共同战斗的,但未必会有共同价值观,而结盟?#37096;?#33021;会有时间限制;而朋友则未必会有共同利益,但会有共同价值观,朋友可以提供一些助力,但未必会共同战斗,在时间保持上也许会更久。

    在陆为民看来,对于贝海薇这个目标,杨达金会是朋友,张?#27627;?#21017;会是盟友,何靖?#25237;?#25996;都可以成为盟友,这个层面上的结盟的群体会是以自己为盟主。

    而在更高层面的结盟,尚权智会是盟主,自己会加入成为盟友一员,但是能不能成为朋友,这取决于双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所以,还未可知。

    也许广电大楼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靶子,但是对方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要在这一点上取得?#40644;疲?#36824;要小心仔细的寻?#19968;?#20250;。

    从张?#27627;?#37027;里陆为民获得了一些很有价值的消息,那就是广电大楼现在的窟窿不小,而承建商情况也?#30343;?#24456;好,尤其是随着财政的?#36234;簦?#24191;电大楼的进度越慢,而承建商方面和甲方方面的关系也已经不像原来蜜里调油那么好了。

    陆为民还需要寻找更多更有力的盟友,他的目光在自己无意识填写的人名上?#24050;?#30528;,一个个人名化为鲜活的人像,似乎要印入陆为民脑海中,?#30431;?#38125;记。

    *************************************************************************************

    昌b――00169的黑色公爵王一开出来就知道是宋州市委市政府的车,这个时候还没有那么多讲究,公车私?#30431;?#20046;也没有提,停在餐饮娱乐场所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陆为民虽然?#30343;?#24456;?#19981;?#36825;种小号车,但是如果要去专门换牌照,陆为民又觉得?#34892;?#27442;盖弥彰的味道,所以也就懒得换了。

    比起丰州来,宋州到昌州无疑就是一种享受了,一百二十公里,基本上都是四车道,只有很少一段是两车道,而且都是那种路基很宽的两车道,所以昌州到宋州的道路改造难度很小。

    马德明从市政府那边带过来的公爵王还只有三年车龄,不到六万公里,应?#30431;?#36305;得比较少,车况保养的很不错。

    开惯了三菱越野,一下子换成了矮了一大截的公爵王,陆为民还?#34892;┎皇?#24212;,不过十?#31181;?#21518;,陆为民已经很轻盈的驾驶着公爵王奔行在昌宋公路上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陆为民的公爵王已经停在了御景南苑的院?#27704;鎩?

    陆为民是专门提前了两个小时走,就是避免在六点钟左右赶上昌州这边的下班潮。

    甄婕还没有回来,但是看得出来甄婕一直在家里住,屋里打扫得很整洁,淡淡的?#25484;?#28165;新剂味道闻着很舒服。

    ?#25112;?#38376;,电话就响了起来,陆为民看了看是萧劲风的电话,接了。

    萧劲风说他看到一辆宋州牌照的公爵王?#25112;?#20102;御景南苑,?#36866;遣皇?#38470;为民回来了,如果是的话,晚上聚一聚,可能也有一些事情要商?#20426;?

    陆为民?#34892;?#22836;疼,萧劲风的步子越迈越大,已经超出了他最初的预想,而胃口也越来越大,这让陆为民也?#34892;?#25285;心。

    他不想去干预萧劲风自己的人生道路,但是萧劲风却始终把自己?#28216;?#26368;可靠的依?#25285;?#36825;既让陆为民感到欣慰,也?#34892;?#36951;憾,他内心其实很希望萧劲风能自己去走属于他自己的道路,而不再是什么都请教自己。

    相较于萧劲风,齐镇东的?#25042;?#24615;就要强得多,风云通讯的发展始终沿着一条稳健快速的道?#26041;?#34892;,无论是陆为民还是萧劲风都是当甩手掌柜,基本不过问那边的事情,拿陆为民的话来说,那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齐镇东也基本不给陆为民打电话说公司的事情,除了每个季度的例行通报。

    这同样让陆为民既感到高兴,又?#34892;?#22833;落。

    也许人性就是如此,既希望自己被尊重,同时有希望不被太多事烦扰。(未完待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河南快3预测号码推荐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六合图库彩图跑狗图超清 双色球奖金分别是 棋牌程序开发 北京单场中奖查询 双色球选号 最新22选5开奖结果 125期二肖中特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推荐 7星彩开奖结果12082 湖北快3专家预测一定牛 体彩四川金7乐 福彩幸运武林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