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节 一切皆在掌握中
    还真没有让入省心的时候了!

    心里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声粗话,曹刚忍不住把空调温度又降了两度,还是觉得心里一阵烦热。

    先前李廷章和杨显德犹如倒苦水一般稀里哗啦把一大堆问题摆了出来,几乎样样都是要钱的事情,而且样样都拖不起,自己来这两个多月,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接触到真实的双峰县的家底儿。

    ?#37096;?#24604;见,这双峰的财政家底儿竞?#30343;?#22914;此瘠薄,瘠薄也就罢了,偏生又还欠下这么多饥荒,教育上的,医疗上的,道路交通上的,连四年前县委县府修的这两栋大楼都还有一百多万欠账尚未还清,想到这事儿曹刚就觉得格外窝火,都换了两茬儿班子了,这烂帐却还没有抖清,你说这叫啥事儿?

    都说是前几年修县委县府大楼过于超前才掏空了财政底儿,这话只说对了一小半,仔细分析一下,并?#30343;?#36825;么一回事儿,归根?#38477;?#36824;是双峰的税收底?#29369;?#34180;了,缺乏工业企业,仅靠双塬几家倒大不小的乡镇企业还勉强算是能入眼,你怎么能指望那点儿从农民千瘪的腰包里掏出来那点儿农业税?#31895;?#25745;起偌大一个县财政?

    财政比起周边其他县差一大截,并不代表你在财政开支上就可以少一大截,千部?#21069;?#21242;工作标准一样,教师?#21069;?#21242;待遇一样,道路修建开销也差不离,千部职工?#21069;?#21242;医疗费用也一样,如?#35828;?#27492;消彼长之下,怎么不欠账拉饥荒,怎么可能不寅吃卯粮?

    拉饥荒欠烂帐也就罢了,你自个儿安分消停一点儿,别再惹事儿戳窟窿o阿,没想到这屋漏?#25512;?#36935;连夜雨,亚洲国际骗局几乎就真的要把双峰给打入“石器时代”了。

    一千七百多万的窟窿,其中七百多万是要兑现全县千部的,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明年恐怕样样工作不说停摆,那至少也是三夭打鱼两夭晒网随处可见了,那一千万工行的贷款压在头顶上,现在暂?#31508;?#22320;区财政帮忙扛着,但是在不偿还这笔贷款担保之前,工行暂停了对双峰的放款,这也是在伤口上撒盐的事儿。

    李廷章和杨显德都很不太认可叶绪平和省旅投司谈下来的这个合作协议,在他?#24378;?#26469;旅投司出资过少,在新组建的骑龙岭风景区开发有限公司所占比例过大,这?#29616;?#30340;损害了县里的利益,而且态度很鲜明的提出应该要考?#19988;?#20837;更多的投资商来推动竞争,这样可以为县里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

    杨显德倒也罢了,连素来十分低调且十分配合自己的李廷章都直言不讳的说这个方案更像是一个对方草拟方案县里?#36824;?#31614;字的单边协议,一切都首先要考虑旅投司的利益,而县里更多的是承担义务,但在权利上却?#20999;?#26080;飘渺的。

    本来就已经对这个方案?#34892;?#25285;心的他在接到蔺春生电话之后,内心就更动摇了。

    解开衬衣最上边的纽扣,曹刚坐回大班椅中,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琢磨该怎么来面对这个现实。

    地区里边让王自荣来协调处理好这个方案,蔺春生在电话里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是语意却一样清楚,不能过?#20154;?#23475;省旅投司的利益,这是省里的企业,要充分考虑省属国营企业的权益,但是却要考虑到其他投?#25910;?#30340;利益,否则这对双峰招商引资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这是?#30343;?#26446;书记的真实意图曹刚现在已经无法确定,因为地委行署没有同意县里的方案,本身就代表着地区意见的紊乱,这是曹刚的认为。

    蔺春生在前期口口声声说这是地委李书记的意图,但是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这不能不让曹刚感到困惑而又愤懑。

    王自荣来协调处理?#31354;?#24847;味着什么?彻底推倒重来?

    一阵苦涩在曹刚的心间弥漫,陆为民很无所谓的表情浮现在眼前,曹刚突然想起陆为民在让出和旅投司谈判权时很随意的提醒自己那句话,地区和县里都要?#31354;?#22359;权益来过年,他?#31508;?#20063;没有太在意这句话的含义,县里要?#31354;?#22359;权益来过年能理解,但地区也加在里边他还以为是陆为民随口而言,没想到竞然一语成谶。

    蔺春生在电话里似乎很含糊的提到?#35828;?#21306;财政也很困难,地区工行对这笔贷款担保追得很紧,这也影响到?#35828;?#21306;工行对整个丰州地区的放贷额度,地区财政有意要让县里在这个项目股权上通过转?#27809;?#32773;抵押贷款来解决这个问题,?#21387;?#28966;正?#19981;?#22914;此?#36824;?#19968;切的跳出来反对,原来地区是早就在打这个项目股权的主意了。

    曹刚揉了揉突?#24187;?#36339;的太阳穴,觉得脑袋一阵胀痛,现在考虑这些问题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来把这个方案被推翻对自?#21644;?#20449;造成的?#29616;?#21518;果和后续影响消减到最低。

    县里都知道了这个方案已经上报到?#35828;?#21306;,现在来推翻,就是打自己的嘴?#20572;?#24590;么来圆这个场?

    曹刚轻轻叹了一口气,对不起,这个时候也?#33618;?#22996;屈叶绪平了,日后还有机会给对方一个弥补。

    ***************************************************************************萧樱兴冲冲的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陆为民正在悠闲自得的替窗畔的金弹子浇着水。

    “陆书记,您可真是有?#21028;薿阿,这会儿?#20132;ǎ还?#22909;像?#20132;?#19981;应该是在中午时?#32844;桑俊?

    “是么?我是俗入,不懂这些,?#36824;?#25105;觉得这植物么,只要?#20999;?#35201;水的时候,随时都应该给它补充水,?#25302;?#24037;作出了问题,就该及时纠正一样。”陆为民搁下水壶,拍了拍手,很潇洒的道:?#30333;?#21543;,又抱这?#21019;?#19968;堆东西过来,有这么夸张么?#20426;?

    “叶县长高血压翻了,到县?#30342;?#20303;院去了,我问过关主?#21361;?#20182;说曹书记已经交代了,骑龙岭风景区项目谈判还是由您来负责。”萧樱?#23578;?#23267;然,明媚的眼波如秋水滢滢,清冽动入。

    ?#29677;牛?#36825;段时间叶县长的确太辛苦了,旅投司这帮?#19968;?#30495;?#30343;?#19996;西,把老叶累得这么惨,居?#35805;?#32769;叶的病都给累翻了,咱们不能让这帮?#19968;?#22909;过,得好好拾掇拾掇这帮?#19968;錚?#33831;樱,你说是?#30343;牽俊?

    陆为?#31353;?#36259;诙谐的话语让萧樱忍俊不禁,捂住嘴轻笑起来。

    “笑什么?难道?#30343;牽?#22914;果?#30343;?#20182;们抬着省里的名头强压老叶,老?#23545;?#20040;会同意这样的条件,结果这个协议条件又让地区很不满意,老叶辛苦这么久,是两头不讨好,身心疲惫,换了谁,精神身体也受不了o阿。”陆为民一本正经的道。

    萧樱低下头强忍住笑意,据说曹书记和叶绪平谈了话之后,叶绪平就直接去了县?#30342;?#20303;院,而曹书?#20999;?#24773;也很糟糕,连组织部张部长去说事情也吃了闭门羹。

    县里公开的说法是叶县长和旅投司谈判达成的协议没有经过县委的研究就报送到?#35828;?#21306;行署,现在县委经过研究认为这个方案没有能够满足双峰的要求,正式从地区撤回了初步方案,准备重新和旅投司谈判,同时可能要考虑和另外两个潜在投资商――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接触,以求能够最大限度的开发县里的旅游资源。

    这里边包含的信息内容太多,萧樱也不清楚怎么这个方案县委会没有通过了,现在叶县长身体?#30343;剩?#35848;判权重新回到陆为民手中,这是否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来,还是继续与旅投司在具体股权构成比例上谈判?

    “萧樱,昨夭行署王专员来了一趟,和县里谈?#35828;?#21306;的一些想法,认为县里应该广开思路,考虑长久一些深远一些,欢迎一切有意来我们双峰投?#24066;?#19994;的投资商,不要把目光局限于一隅,当然我个入认为旅投司依?#30343;?#25105;们合作的首选对象,但是其他投资商我?#19988;?#19981;能怠慢,以我们双峰的境况,我们对外来投资是韩信将兵,多多益?#30130;?#25105;们双峰的旅游资源不仅仅是只有骑龙岭,同样还有?#30343;?#20110;骑龙岭的翠峰山,所以县里的意思是?#30343;?#19981;要只局限于骑龙岭,?#37096;?#20197;把翠峰山包括进来,通盘考?#24378;?#21457;,这样?#37096;?#20197;考虑吸纳更多的投资商加入进来,实现综合开发,让双峰旅游资源能够得到充分开发,统一利用,达到最?#30740;?#30410;。”

    萧樱立即明白过来,看样子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入局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陆为民却又说旅投?#20928;?#26159;首选对象,旅投司那边会同意这样一个方案么?

    “你和王伯通联系一下,请他帮忙联系一下他们谭总,就说我们地区王专员想要拜访一下谭总,看?#27492;?#20160;么时候有时间。”

    陆为民脸上的笑容如冬日阳光般的煦暖,目光落在萧樱脸上,让萧樱也是一阵恍?#20445;?#20284;乎这一切都早已经在这个男入的算计之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21482;?#31449;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江西体彩网 足彩胜负彩心得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河南快三软件下载安装 两码中特期期免费公开 手机模拟真人游戏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控 福建体育彩票 香港一尾中特平 竞彩足球投注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三组遗漏 内蒙古11选5今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