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九十四节 阴微
    好大的题目!

    江冰绫虽然?#30343;?#25630;这一行的,但是也知道这个题目恐怕?#30343;?#38543;便什么人都能执?#24066;?#30340;,虽说地委政研室有负责为地委领导写文章的职责,但是像这样大一个题目,怎么会让这样一个年轻人来执笔?

    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即便是像江冰绫这样的外行也觉得?#34892;?#19981;可思议。

    陆为民并没有发觉自己国外居然还站着一个人,此时的他全副精神都放在了怎么把这篇文章做好上。

    ?#29287;?#34892;开出的这个单子不简单,虽然有了几个点子,但是点子有了,怎样来把这个点子和丰州?#23548;是?#20917;结合起来,理出一些具体的措施加以细化,这才是最?#20960;?#30340;本事。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发现了?#29287;?#34892;和前世的孙震还是?#34892;?#19981;一样的。

    孙震即便是要让自己执笔,那不但要让自己把他的思路观点理会透彻,而?#19968;?#35201;听自己对他的观点理解程度,必要时还要给自己指点一二,哪像这个?#29287;?#34892;就这?#21019;?#39532;金刀的丢给自己,而自己请示高初给予指点,对方也?#30343;?#25226;丰州地区的一些资?#32454;?#20102;自己,却没有明确提出要从哪几方面来着手。

    陆为民也?#34892;?#25720;不清楚高初现在的心思,究竟是想借这个机会磨砺一下子呢,还是就觉得是?#29287;?#34892;布置的任务他不好插手,?#21482;?#26159;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见外滋味了。

    陆为民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作为秘书与服务领导那种特殊的关系,一下子失去了这种人身依附关系,?#28982;?#24863;到一阵轻松,同时也一样会有一种失落?#25237;?#21518;来者的?#20992;?#24863;,陆为民不知道现在的高初是?#30343;?#20063;有这样的感觉,但他总觉得高初在这个问题上似乎有点吃醋的味道。

    不过这也没啥大不了,既?#30343;?#31532;一次大考,陆为民也是下定决心要把这篇文章做好,所以在对整个丰州地区从解放后政治经济文化发展进程等各方面的资料都详细的收集了不少,而且尤其对丰州历史沿革的情况也作了相当细致的了解。

    这几天时间里陆为民都没有轻易下笔,而是先充分了解丰州地区现状情况,再参考整个昌江省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规划来对丰州进行定位,最后结合当前国内政治气候和经济政策的展望来为这篇文章定性。

    陆为民注意到?#29287;?#34892;在给自己的这几个点?#27704;鍤导?#19978;是?#34892;?#27169;糊不清甚至是矛盾的。

    城市发展建设和推进工业化,孰轻孰重,谁?#20154;?#21518;,优先和着重考虑哪一方面,在这一点上,?#30343;?#29992;一个两条腿走路均衡发展这样似是而非的论断就可?#36234;?#20915;的,他感觉?#29287;?#34892;似乎是?#23460;?#22312;给自己设下了一个难题,考较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

    陆为民感觉?#29287;?#34892;更趋向于优先考虑发展工业产业,城市发展建设要为工业发展服务,但是工业发展如何发展,城市建设如何确保后劲,这才是这篇文章背后需要解决的问题,单单是如规划一般提些建议观点意义不大,陆为民觉得这才是关键。

    当然这个问题?#30343;?#33258;己所能解决的,自己所需要的是在?#29287;?#34892;的观点上把思路吃透,观点阐释好。

    江冰绫就这样站在窗外观察着对方,当对方终于开始下笔,她才确定,对方是真的要写这篇文章,在此之前,她还一?#32972;只?#30097;态度。

    这个?#19968;?#31350;竟是个啥样的角色,居然敢写这样的文章,这个疑问一直盘绕在江冰绫心中,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起?#37096;?#21040;陆为民伸着懒腰起来洗漱。

    “小陆,昨晚看你灯熄的很晚,在用功?”

    江冰绫很注意自己形象,出门时已经是淡妆素裹,眉目如画,落在陆为民眼中也是颇有点惊艳的感觉,这女子的确相当会打扮,加上那巧笑嫣然的姿态,?#35828;?#22914;菊,却又平添了少妇风情,嗯,怎么说呢,陆为民突然想起,就像是电影<色戒》里那个旗袍包裹下的王佳芝流露出来那种?#28982;?#27668;息。

    “哪里用啥功啊,领导布置的工作,?#27809;?#26469;琢磨琢磨,才到新单位,很多东西还?#30343;?#24713;,得尽快适应。”

    陆为民目光中一亮的表情,却被江冰绫看在眼里,既?#34892;?#23475;羞,却也颇?#34892;?#20026;让这个气宇轩昂的男子动容而自傲。

    “政研室很忙吧?”江冰绫装出很随意的问道。

    “还行,我刚去,就干些打杂的活儿,帮忙整理整理资料,写写?#29287;稀!?#38470;为民灿然一笑,”江姐也挺忙吧,地区财政局才成立不久,肯定事情多。”

    “那?#30343;?#26152;的?黎阳那边和我们的交接还有不少漏洞,得查缺补漏,另外和各县市税务部门的也需要理清关系,没有半年时间根本理不顺。”想到工作上的事情江冰绫就觉得头疼,不过她也很享受这种充实感,正是这种在单位上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却能让她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逐渐理顺就好了,都一样。”陆为民点点头,端起盆子接了一盆冷水准备洗漱。

    “要不要点儿?#20154;?#25105;这水壶里还?#23567;!?

    江冰绫见对方用冷水洗脸,这已经是初冬十分,天气已然?#34892;?#20919;意。

    “不用了,我习惯了。”陆为民心中微暖,这女子倒是挺细心热情。”那好,我先走了,如果要用?#20154;?#23601;自己来倒就行了。”江冰绫也?#24187;?#24378;,道别离去。

    看着少妇娇俏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处,陆为民笑笑,这个女子还真?#34892;?#24847;思,待人?#28216;錚?#35848;?#36335;?#24230;,比起那个眼高手低的张海鹏来不在一个层次上,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块儿。

    把写好的东西交到高初手中之后,陆为民终于可以松一口大气了。

    事实上这篇文章他自己也?#30343;?#24456;满意,但是就目前状况来说,只能写到这个份上,因为?#29287;?#34892;给他的罗列的几条限制了他的发挥。

    他一度想要过超出这几条自由发挥一下,但是?#35760;?#24819;后,还是放弃了这一打算。

    某些时候藏拙其实也就是一种大智慧的表现,至少在现在如此。

    或许这会让?#29287;?#34892;?#34892;?#22833;望,但是陆为民感觉得到,如果?#29287;?#34892;真的要就这篇文章雕琢一番,自己就会有机会。

    读完陆为民交来的东西,高初很满意。

    这个小伙子还算是比较懂规矩,基本上是夏书记提法来阐述的,中规中矩。

    连高初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内心的想法,是自己担心陆为民恃宠而骄,卖弄一番昵,还是?#34892;┘刀?#38470;为民会在这篇文章上也像那篇京九铁路过境契机对贫困地区发展造血功能一文中表现出来的那种绝才惊艳,总之,他不希望在这篇文章里看到太过出彩的?#24187;妗?

    而这篇文章平实厚重,观点明晰,论据有力,?#19981;?#26412;符合了?#29287;?#34892;提出来的那几条,他非常满意。”小陆,这篇东西写得不错,我看都不需要我多少修改就可以用了。”

    地委办主任现在由秘书长安?#38470;?#20860;着,这种情况从丰州地区成立之后就一直这样,事实上高初这个地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39749;我?#23601;有点地委办“常务”副主任的味道。

    虽然地委办还有两位副主任,但是他们都不负责?#29287;?#34892;的?#19981;?#21644;事务安排,而是由秘书长安?#38470;?#30452;接负责,而安?#38470;∮职?#36825;一块基本上还是交给已经是政研室主任的高初在负责,所以高初这样说基本上也就算是一个很高的评价了。

    像这样略?#26434;行?#38169;位的安排在初期地委机关里边还?#34892;?#19981;太适应,但是久而久之连?#29287;?#34892;都没有说什么,自然也就无人多说什么了。”还要请高秘书长?#21999;?#35780;指点,以便于我日后能更有长进。”陆为民笑眯眯的提起水瓶替高初把茶盅里的水注满。

    “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是过分谦虚就是妄自?#31080;?#20102;。”高初心情很好,也难得开玩笑,“对了,晚上南?#26029;?#22996;秦书记?#25237;胖魅我?#36807;来,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夏书记那边没有安排吧?”

    “高秘书长您也不比我几岁啊。”秦海基?陆为民略感诧异,但是表面上却半点神色不变,也笑着应和,”现在还不清楚,您是过来人,知道领导的安排随时都在变化,我是身不由己。?#34180;?#21999;,那我就不预计你了,有空你自个儿过来吧,就在丰城山庄。你跟着夏书记也没有多少自由时间,我可是熬出头来了。”高初笑笑,心里却?#34892;┎皇?#28363;味,“这篇文章我一会儿就交给夏书记,请他抽时间看一看。”

    看到陆为民离去的背影,高初心思浮动,这个陆为民还真有点宠辱不惊的气度,如?#22235;?#36731;城府却如同那些个在机关里泡了几十年的角色。

    正说间,电话响了起来,“喂,哪位?

    噢,杜?#39749;文?#22909;,嗯,没问题,秦书记和你发话,我再没空也得要挤出时间来啊,行啊,你们几个人,哦,热闹热闹,行,要不我把小陆喊在一块儿?”

    高初明显感觉到对方在电话里有一个停滞瞬间,虽然很快电话里爽朗的声音冲淡?#22235;?#19968;瞬的停?#20572;?#20294;是敏锐的高初立即意识到自己似乎?#34892;?#21776;突了。

    “小陆陆为民?好ob好obij,高秘把他叫上也好,小陆也是我们南潭出去的干部啊,……”杜保国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自然,丝毫觉察不出异样,但是高初心里却早已明悟过来,“噢,可能小陆晚上还要加个班赶一份?#29287;希?#21487;能来不了,……”

    “?#30343;?#20799;,高秘书长你安排就行了,……”杜保国若无其事的回应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21482;?#31449;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玩篮球的技巧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cite id="blj9j"><ruby id="blj9j"><progress id="blj9j"></progress></ruby></cite>
<cite id="blj9j"></cite>
<listing id="blj9j"><ruby id="blj9j"></ruby></listing><cite id="blj9j"></cite>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var id="blj9j"><strike id="blj9j"></strike></var>
<menuitem id="blj9j"></menuitem> <cite id="blj9j"><video id="blj9j"><listing id="blj9j"></listing></video></cite>
<var id="blj9j"><ruby id="blj9j"></ruby></var>
<progress id="blj9j"></progress>
<progress id="blj9j"><i id="blj9j"></i></progress>
幸澳洲幸运8 虎扑倒乒乓球区 31选7开奖彩空结果查询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在线开奖 体彩北单什么意思 上海福彩中心兑奖地址 极限二中一平特肖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三肖 加拿大28怎么玩的 赤峰体彩 青海快三7号走势图 七星彩走势图最近50期 2019少年棒球比赛视频